第WK4版:地理·人文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ZK1版
主流媒体 权威报道

第ZK2版
要闻

第ZK3版
时政新闻
 
标题导航
返回首页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7年9月13日 星期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菌子 家乡的味道
龚飞 文/图

我的家乡茨营,离曲靖城不远,上万亩的山林,每年七八月间长出各种菌子来,这让我想起童年时上山拾菌的许多趣事。

每年放暑假,舅舅舅母都会邀约我去小住。这个时候,我像放飞的小鸟,很快赶到舅舅家,期待着和表哥去拾菌。舅舅家离山很近。早上天不亮,我们出发去拾菌子。但由于走得早,路途短,到达山上时往往天还没亮。这个时候我们就会就地坐下,闻着菌子的香土味,遥望着树梢,盼望着天亮。

山上植被茂密,林间杂草丛生,充足的光热、湿润的气候很适宜菌子生长。松针下、野杨梅树脚、栗树旁,不经意间就会长出菌子,有的傲然屹立,有的小荷才露尖尖角,有的独自绽放,有的挤成一团,恣意生长。

我不识菌子,所以只要是菌子,就拾到小提篓里,最后交给表哥去辨认。表哥只把可以能吃的留下,不能吃扔了。这一留一扔中,我逐渐认识了青头菌、鸡油菌、牛肝菌、谷熟菌。在我眼里,表哥就是拾菌高手。半个早上,我和表哥可以拾一两公斤菌子。太阳刚把露水晒干,我们就可以回去了。

回到舅舅家,生火、煮饭,摘香芹、剥大蒜,刮洋芋、切茄子,洗菌、炒菌,再割一点香气四溢的老腊肉,一片忙碌,一屋子烟尘,随着“嗤喇”一声,满屋子炒酱香气扑鼻。舅舅拎出了酒罐,表弟表妹忙着拖桌子、拿碗筷,农家菌子宴就这么摆了上来。

舅舅呷了一口酒,挖了一勺菌子放在我碗里,一声“吃”,早已饿坏了的我们立刻抬起碗把饭和菌子塞满嘴巴。

不是所有的山都会长菌子,也不是所有的山都长一样的菌子。茨营的山上,青头菌最多,牛肝菌,其次,包括谷熟菌、鸡油菌等杂菌也多,但我几乎没听说茨营的山上有松茸、鸡纵菌、干巴菌、猪拱菌等名贵菌子。有些老把式甚至知道大水塘出什么菌、牛头山出什么菌、关门山出什么菌,而且知道什么节令、几点钟去哪座山的什么地方可以拾到什么菌。真是“活神仙”啊。

一般来说,不能拾颜色鲜艳的菌子、纯白色的菌子。但说来奇怪,新庄村子背后的坟地里长出的一种菌盖呈胭脂红的菌子,小时候弟弟常拾来吃,我说不能吃,他还振振有词,说这是爷爷老祖送给我们吃的,没有毒,可以吃。小弟的话当然是假话,但吃这种菌子却也从来没有出过事。

一开始,菌子是亲戚朋友间馈赠的佳品,今天我拾的多,就分一点给亲戚长辈;明天你拾的多,也拿一点给左邻右舍。就像做饭时少根葱、缺颗蒜,随时可以到隔壁邻居去拿,没有一点尴尬,反而是一种亲密,浓浓的乡情。

刚开始,乡民不好意思卖,就安排家里的小朋友提着菌子到乡政府、供销社等“公家人”单位门口,静静地放在门口旁,人站在远处,悄悄地等人来买。若有人问“这是谁家的菌子”,小孩子则飞奔着跑过来红着脸,看着地说“是我的”。若没人问,自然是卖不掉了,就在没人注意的时候提走竹蓝回家了。若被熟人碰到,大人就说这是小孩子的事。

熟人不买熟人家孩子卖的菌子,怕不好出价。有时熟人来买菌,恰巧被卖菌的熟人家的孩子看到,熟人家的孩子菌子也不卖了,直接送给熟人。送菌的那场面,你推过来,我推过去,言语恳切,动作激烈,很多时候让周边的人误以为在打架,呵呵。

一来二去,茨营的菌子渐成气候。上个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在茨营农行(房子已拆)门口逐渐形成了一个小小的菌子市场。小石桥、海三凹、海三口几个靠山的村子的乡亲拾了菌子都到这里卖,走得急,鞋上沾满了红红的泥土。价格便宜,实打实的新鲜菌子,着实诱人,曲靖城里的人也到此买菌。在上个世纪90年代后期,我的几个外甥每个暑假拾菌都可以卖得二三千块钱。在那时,真的是一笔巨款。现在,山里人拾到菌子都会拿到镇上的集市出售,很少再有相互间的馈赠了。因为有贩子,售价也基本和曲靖城里持平,再加上保鲜技术、设备等,乡里人也会变着花样摆弄菌子,神情淡然,随行就市,有的还整个“托儿”,只图卖个高价。其他,其他就没有了。

拾菌子卖菌子,很多村民有了不错的收入。卖菌人也不再只是小孩子了。现在茨营街上的那些卖菌人,穿着光鲜,打扮入时。菌子还是那些山上长出的菌子,而味道,却似乎淡了很多。

拾菌子是茨营人一绝,但在吃菌子方面,却出奇地一致。早年,就是把各种菌子洗好、切好,用香芹、大蒜,加上茨营人自已酿制的香辣土酱,用足够多的土法压榨香油爆炒。做法简单,却因原材料质地上好,佐料没有任何添加物,炒出来的菌,颜色诱人、气味浓郁,味道称绝。

后来,茨营人也会用菌炖鸡肉,但总体来说,吃法还是简单了一些。比如,茨营人很不喜欢做青椒烩青头菌,认为那样吃不香,不如吃杂菌;看到馆子蒸青头菌骨朵,又认为那样太奢侈,一个人吃不到几个就没有了。数着吃,不是农村人的做法,不爽。

但是,不论怎么吃,茨营人都是自已拾了自己吃。这使得我这个茨营人有时很惭愧。我工作的这个城市,吃菌子也是夏季的一大特色。但我常居这个城市,几十年不回家乡拾菌了,也从不买菌子回家吃,要吃就到馆子里,喜欢什么点什么。没有了拾菌子的辛苦,也没有洗菌子的小心翼翼,只等服务员说“可以吃了”,方才下筷。没有过程,没有体验,方便了,却再也没有小时候的那种感觉了。

时过境迁。但每年吃菌季节,我还是自觉不自觉地邀约三五知已,到我所在的城市,以及南华、易门、师宗等地,点上青头菌、牛肝菌、谷熟菌、鸡油菌等家乡出产的菌子,特意叮嘱用土酱炒。一起吃的次数多了,朋友很是不解,不理解为什么每次都吃这几种菌,每次都这么个吃法。而我,也不解释, 因为,那是家乡的味道。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