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WK4版:地理·人文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ZK1版
主流媒体 权威报道

第ZK2版
要闻

第ZK3版
要闻
 
标题导航
返回首页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8年3月13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寻古探幽古木村
曹振宇 邓成斌 代兰礼 文/图

在八宝之乡、滇黔锁钥之地的富源,有这样一个地方,春天,草长莺飞、山花烂漫;夏天,四野碧绿、生命律动;秋天,金浪翻滚、瓜果飘香;冬天,静谧安宁、闲适惬意。这个活力无限、魅力无穷的地方就是富源县富村镇古木村。

古木村距富源县84公里,距富村镇20公里,属该镇的两个低热河谷槽区之一。说起村子的演变史,年逾八十的李友德老人说得脉络清晰、纵观古今,引人入胜。这里地势开阔、林密草茂,千年以前,彝族同胞们率先到这里安身立命、繁衍生存;后来,随着明朝开疆吏治、兴国安邦,中原大姓选择南迁;明洪武十九年(公元1386年),亦佐土酋安伯反明。明征南大将军、颖川侯傅友德派久经沙场的西平候、右副将军沐英率兵直击亦佐老巢。战乱平定后,易、李、曹、龚、郭等五姓随军南征的中原将士最后到古木村安营扎寨、建造家园。“古木这个地方在古时候森林茂密、古树参天、芦苇遍地、野兽成群、人烟稀少,村子就由此而得名。四周群山环抱、中间的开阔地带全部是芦苇,河水就从芦苇缝隙间流过,彝族同胞最先迁来古木的时候是住在大山中部一个叫赶羊坪的地方,水草丰茂、土地肥沃引得古木村的这些先辈们约起来开河、造田,并开始从赶羊坪陆续往古木村搬迁。古木村最初的名字是叫做阿木大寨水倒流,这个水倒流就是现在的蚂蟥田村寨子背后,从响水箐峡谷中流出来的水往西边的田尾坝方向淌进去的这股河。”李友德老人头头是道地说道。

古木村美景林立、神奇迷人、揪人心魄,从黄泥河方向前往古木村,在河谷中逆河而上,还未抵达村子,两岸全是土山,河床中间惊现一个极富神话传说、寓意美好愿景的天外来石。“这个地名是古木人民几千年来的历史宝贝,这个地名是叫鲤鱼抢宝,这个鲤鱼抢宝就是古木三四百户人最好的风水宝贝。过去有风水先生从黄泥河方向走到这里,看到这个宝贝就说从这里进去有一大寨人,所以这个宝贝是古木人民的风水宝贝,从这里顺河下去五公里或逆河上去五公里,在这个河堤里面就没有这么大的石头,这个鲤鱼抢宝就是一对鲤鱼,一个跟一个,后面还有一群小鱼,但是这一对鲤鱼是天生的。这两对鲤鱼是围在河中间的,是水养着,后来慢慢的一年一年的涨大水,就把河的右边溢起沙滩来了,这个沙滩溢起来就把鲤鱼遮起来只看到鲤鱼的头了。”说道奇石景观,李友德老人可谓眉飞色舞。

下村正前方的石拱桥不但是古木人民走向山外的主要通道,桥的建造也颇有韵味和传奇色彩。正常的台阶都是单数,而古木桥则有十一台半。“这一孔桥是见证古木人民历史的桥,这孔桥在村外面,从唯心的角度看是锁水口的桥。这孔桥的历史听老辈人说已经有两百多年的历史,这孔桥本来位置不在这里,过去新寨沙家、安家从对面八路田镶了一条石阶路,就相当于用一条大链子来到这个位置把龙的鼻子拴起来,古木整个坝子就归他们统管,古木的老百姓就只能当他的奴隶。”李友德对古桥的说法颇有见解:尽管这只是个传说,但这孔桥却是古木人民走向对面耕作土地,未通公路前通过古桥顺山而上,走向一个叫新寨的地方乘车抵达富源、兴义的唯一通道。

位于村子上面的千年古槐树枝繁叶茂,亘古如一地滋养、庇护着古木人民,让古木人民能够和谐相处、相生共荣。李友德神情凝重地说起了古树的故事:“大树所在的这个位置是叫江家小箐,这棵槐荫树是古木有史以来就存在的一棵槐荫树,千年以上的槐荫树,周围被树遮开两亩地,现在长得比较旺盛,虽然是江家所有,也是古木人民的幸福。过去古木这块地盘有四棵大树,村子的东西南北各有一棵,那几棵大树有的老了倒了,有的是砍掉的,现在就只剩槐荫树这棵树王子,千年以上的树王子了,长势还在旺盛。周围三四百里像这种大树没有了,也见不到了。”

置身古木村,尘嚣远去,清凉的山风将天空、山脉、村庄、田野舒卷得宁静而安详。门前空地上,捶布的老奶奶敲打着不紧不慢的日子;老屋里咂吧着烟杆摆龙门阵的老人,悠闲自得地享受着闲适的时光。站在这片土地上,躁动的灵魂变得宁静而纯粹,啜饮山乡月夜的恬静,看月色静静洒落在河面上,听流水潺潺虫儿呢喃,内心如镜子,澄明晶莹。祥和宁静的古木村,对于与你的相遇或许只是一次偶然,或许只是无意中的一次回眸,或许只是一个美梦的开始,但都会令你留恋一生、牵挂一生、回想一生。

放大 缩小 默认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