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WK4版:往事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ZK1版
主流媒体 权威报道

第ZK2版
要闻

第ZK3版
时政新闻
 
标题导航
返回首页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8年4月16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三十年前的南盘江渔人
翔子 文/图

这几幅渔民在南盘江打鱼的黑白照片摄于三十年前,镜头不尽如人意,没有拍到我想要的画面,第一幅景色虽然不错,但有网没鱼,另一幅挑着鸬鹚去江中捕鱼的也不是在水中抓鱼的画面。照片之所以不完整,原因是当年的胶片非常昂贵,拍照片不可能像今天用数码相机或智能手机这样方便又不计成本。

说曲靖是鱼的故乡,是指亿万年前曲靖曾经汪洋一片,后来的沧海桑田造山运动,这片汪洋变成了云贵高原,海拔高达两、三千米,上世纪五十年代以后陆续出土的各种珍贵鱼类化石充分证明了这一点。上世纪90年代中国著名雕塑大师刘开渠(人民英雄纪念碑雕刻作者之一)先生专程来到曲靖,为曲靖创作了一尊大型雕像作品《鱼的故乡》,一个美少女怀抱一条大鱼的形象栩栩如生,表现了远古年代曲靖人民勤劳善良的美好生活。

曲靖的历史有鱼,文化中有鱼。我年轻时时常对鱼有向往,鱼在哪里呢?我想到了南盘江,想去,南盘江距曲靖城如果是走路就有点远,没有公交车,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自行车了,我花了三个月的工资买了一辆26寸永久牌自行车,兴致勃勃,周日休息就骑自行车前往南盘江。那天,江畔风光让人心旷神怡,宽阔清丽的江水,岸边高高的树木,有几只小木船横亘在水草中,一阵清风吹来,就有了“野渡无人舟自横”的诗情画意。我带着的相机是公家的海鸥牌135单反,一只标准镜头,属于高档商品,自购了1卷可以拍36张的保定黑白胶卷,要把见到的美景都带回家。拍着拍着,就见有人来到船上,我赶忙调整角度,拍摄上船的渔人,咔嚓几张下来就有了现在这张南盘江风光加渔人画面的照片。

像猎人一样,我也有“扛枪不遇鸟,遇鸟不扛枪”的沮丧,看到好的画面而没带相机的不快。有一次出差去陆良,下午没事散步到县城边一所中学的南盘江边,见渔人驾着小船,10多只鸬鹚正在水中拿鱼,一只只鸬鹚潜入水下,又游到船边,渔人提着鸬鹚长长的脖颈再把脖颈中的鲫壳鱼用手拿出来倒在船上,一只鸬鹚的脖颈居然能弄出4、5条有巴掌大的鱼来,做完这个动作,渔人从小桶中拿了条更小的鱼作为奖励,喂给鸬鹚,吃了小鱼的鸬鹚又嘎嘎地叫着接着干活去了。

鸬鹚是一种捕鱼很厉害的水鸟,当地人称它为“水老鸦”,渔夫带它们捕鱼时先要在它们的脖颈上用麻绳拴个结,这就能防止贪吃的家伙私吞捕获的鱼了。

没多久我又去了陆良,还惦念着上次见到鸬鹚捕鱼没有拍到照片,这次就带了相机,可到了南盘江,却没见到渔夫和鸬鹚。遗憾中只有无功而返,走到城边的西桥,却遇到两位用长竹竿挑着鸬鹚正在去江中捕鱼的渔夫,赶紧从挎包中掏出相机,大脑中一边计算着曝光数据一边取景、调焦到按下快门,就只拍摄了两张,渔夫就走远,由于有事,我没有去追赶,心想等有时间再去拍摄。

后来,我多次带着相机到曲靖、陆良等地的南盘江畔,想拍摄鸬鹚捕鱼的照片,都是没有见到鸬鹚最终空手而归。岁月悠悠,南盘江江水奔涌不息,那些在江水中捕鱼的水老鸦和渔夫们已经随波逐流,在时光的变化中消失,成为不能再现的历史传说了,只有这几幅80年时期拍摄的照片能让人们看到那些年南盘江的样子和渔夫们的样子。

关于鸬鹚

鸬鹚:有1属39种,广布于全世界的海洋和内陆水域,以温热带水域为多。大型的食鱼游禽,善于潜水,潜水后羽毛湿透,需张开双翅在阳光下晒干后才能飞翔。嘴强而长,锥状,先端具锐钩,适于啄鱼,下喉有小囊。脚后位,趾扁,后趾较长,具全蹼。栖息于海滨、湖沼中。飞时颈和脚均伸直。中国有5种。常被人驯化用以捕鱼,在喉部系绳,捕到后强行吐出。

鸬鹚善于潜水,能在水中以长而钩的嘴捕鱼。也常低飞,掠过水面。飞时颈和脚均伸直。夏季在近水的岩崖或高树上,或沼泽低地的矮树上营巢。性不甚畏人。常在海边、湖滨、淡水中间活动。栖止时,在石头或树桩上久立不动。飞行力很强。除迁徙时期外,一般不离开水域。主要以鱼类和甲壳类动物为食。

放大 缩小 默认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