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WK6版:市井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ZK1版
主流媒体 权威报道

第ZK2版
要闻

第ZK3版
时政新闻
 
标题导航
返回首页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8年4月16日 星期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卑微的蕨菜
翔子

最低廉的野菜恐怕就是蕨菜了。每年开春,滇东大地,气温回暖,万物复苏,山野中的植物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生长,春雨之后,土地中被浸润过的植物长势就更快了,可以用“疯”来形容,而这时,蕨菜多得用满山遍野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在曲靖,能采摘蕨菜的地方太多了,但我还是爱到老表的荒山承包地采摘,他的承包地在城郊的一条乡村公路边。一大片的坡地有少量的苹果、李子、花椒和香椿树,其他的都是荒芜的杂草和杂树丛。二十多年前老表承包了这片无人问津的荒坡后,开荒三年,种了这些果树后就去打工,所以承包地基本就这样荒芜着。

我喜欢来这里,是因为这里有“玩场”。地里什么都很自然,一草一木都让人感到亲切,挂果季节摘水果,蕨菜发嫩芽时采蕨菜,如果是在上午,草木挂着露珠,阳光从高处照射过来,从泥土里新冒出来的一株株蕨菜在逆光的照耀中非常醒目,它们绿油油抽条直立的躯干,支撑着蜷曲成团的头部,毛茸茸的头部给人以许多的想象。有的像打瞌睡的宠物狗,不时睁开眼睛露出俏皮的神态;有的像台上的舞者,卷曲着身子蓄势待发,要舒展优雅的身段,跳出优美的舞蹈。

地里的蕨菜太多,每一次到来都收获颇丰,多得快要拿不走的感觉。记得小时候上学时,课本上说土豪劣绅生活好,穿绫罗绸缎,吃山珍海味。现在想想,山野中的蕨菜,其实也算得上山珍,城市肯定长不出来,物以稀为贵嘛,在我生活的滇东北地区,出门见山,采撷山毛野菜那是非常容易的事。

蕨菜采摘期为春夏季节,而过了季节的蕨菜长大长老就成了无用的杂草。杂草不能食,但有时会有其他用处,记得我读初中时,去大山中的校办农场劳动,周日休息,就与同学去小溪边玩耍,小溪清澈见底,有许多泥鳅在溪石上游动。想捉泥鳅但没有工具,就学其他同学,在溪边折断一株长老的蕨菜秆,秆中有一根筋,剥开蕨菜秆把筋抽出,打一个钱币大小的活套,然后走到过膝的溪水中寻找泥鳅,再小心翼翼把活套套进泥鳅头部,迅速提出水面,就这样,泥鳅就被蕨菜筋做的圈套牢牢套住了。那天,我从同学那里学到了这种用蕨菜筋捕鱼的技术,捉到了许多泥鳅,得意洋洋地赶回场部吃晚饭。

蕨菜在物质匮乏的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算不上好吃的菜品,因为缺油,烹饪时根本舍不得多放油,所以这道菜并不有多香。而现生活条件那么好,烹制出来的蕨菜都是油汪汪的,油多就味美。在农场劳动的日子,老师会安排部分同学去采摘蕨菜说是“改善师生伙食”, 被安排采摘蕨菜这些同学兴高采烈,因为与其他农活相比,采蕨菜属于轻松活计,最主要是还可以在山上玩耍。的确,上午磨洋工随便采一点,时间到了就回到食堂吃饭,然后再出去采摘,下午回到场部每个同学的背箩里都装得满当当的,接下来的就是消化这些蕨菜,于是,接连吃上几顿,直到恶心想吐。

蕨菜还叫龙须菜、猫爪菜等,烹制方法随心所欲,可炒肉,可添加配料素炒,味道不错。新采来的蕨菜还可以晒干长期存放,待需要时再用水浸泡后烹制。

这几天,春和景明,自然就想到山野与蕨菜,等到了双休日,找一片风景,游山玩水中顺便采撷一些,蕨菜是众多野味中最普通的一类,身价卑微,但它朴实无华,兀自芳香。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