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WK6版:“优途杯”校园文学大赛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ZK1版
主流媒体 权威报道

第ZK2版
要 闻

第ZK3版
时政新闻
 
标题导航
返回首页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8年5月16日 星期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有你很幸福
邓盟馨(富源七中 )

我把脸抵在冰冷的石碑上,如同多年前将它抵在外婆的胸口。如今,回应我的已不是熟悉的温暖的心跳,而是那令人恐惧的幽静。回忆起昔日外婆慈祥的面庞,我的泪又如断了线的珠子不断落下。

最初的时候,我依靠在外婆的背上,她背着我经历过人生的第一段路。外婆的背软软的,我就像伏在北方的暖炕上,温暖而踏实。

妈妈说,外婆的脊梁就是被我压弯的。当我长大到能够从外婆的背上下来时,外婆的背已经再也直不起来了。

于是外婆对我的庇护,转到了臂膀里。夏天有知了的晚上,外婆牵着我到蝉鸣下。“那是北斗七星,像勺子。”“不,像外婆的耳朵。”我钻进外婆的臂膀里捏她厚厚的耳垂。“对对对,像耳朵。”外婆笑哈哈地摇着蒲扇。我乘势靠在外婆的臂膀上,“那个就是眼睛,因为它在眨。”……依靠在外婆的臂膀里,蝉鸣、蒲扇、星星,织成了我的夏夜之梦。

如今我居住的城市,早已寻不见夜空的繁星。即使有,也寻不见数星星的人。

然后我随父母去了另一个城市。我回去的次数越来越少,可我每次回家都会跳起来扑向外婆,把脸依靠在她的肩头。直到有一年,我发觉我已经找不到儿时的那种感觉了。外婆瘦瘦的肩骨硌得我生疼。我惶恐地抬头,发现外婆满头皆是银发。“外婆老了,你长大了。”外婆摸着我的头满是不舍的对我说道。

蝉鸣依旧,可少了轻快的韵律,反道多了一丝悲凉;蒲扇依旧,但少了谈笑的乐音,却多了一丝颓废;星星依旧明亮如眼,现如今却再也听不到数星星声,却是一声声的哀叹。

本以为外婆的病终会好,可我还没从繁忙的学业中抽身,妈妈就对我说:“外婆去世了。”我的世界猛然间地动山摇,我的心顿时被遗弃在风中,摇摇欲坠。原来十多年来我的心一直依靠着外婆,与她的心依偎着取暖。

如今外孙的泪滴落,能到达黄泉下您的身边吗?如果可以,请您一定要接住它们,那是外孙想要依靠您的心。 (指导老师:蔡锡虎)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