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靖日报数字报刊
  第ZK3版:时政新闻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ZK1版
主流媒体 权威报道

第ZK2版
要 闻

第ZK3版
时政新闻
 
标题导航
返回首页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8年5月16日 星期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敢叫石山换新绿
——麒麟区东面山生态治理纪实
本报记者 赵洋洋 文/图
山脚下的树苗长势较好。
护林员给树苗浇水。
小树苗艰难地在石山上生长。
山路难行,背水上山必须小心翼翼。
悬崖边,石头上打洞。
斜坡上栽种的柳树枝。
山脚下放着一捆捆柳枝。

东面山是麒麟城的一道绿色屏风,云遮雾绕,自古就是一景。在环保意识失落的几十年中,这里变成了采石场,成为城区建筑材料的主要来源地,企业过量开采,导致土壤岩石裸露,植被遭到破坏,除了景观不在,山脚下的村民,深受水土流失之害。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2012年至2014年,东面山采石场分阶段分批次关闭,进行生态治理。

经测量,东面山需治理面积为10553亩,涉及麒麟区珠街、沿江、三宝三个街道。

怎么才把石山变成青山?动用大型机械?东面山有百米悬崖,近乎垂直地面,大型机械也上不去。怎么干?凭借一把把铁锤、一根根钢钎,造林人硬是将万余亩石山披上了一层绿纱。

微风吹过,山间的树苗摇晃着身体,它们呐喊着:我要将根扎在石头下,我要用身体把荒山变绿,让荒山成为历史!

A 1分钱做10元钱的事

还没靠近山脚,空中传来一阵叮叮当当的敲打声,抬头一看,几位皮肤黝黑的汉子正站在悬崖边,一人举着大铁锤,一人握着钢钎,铁锤与钢钎不断撞击,撞击声在山间回荡,似乎在昭示着造林人不屈的精神。

居然站在悬崖边,这太危险了!站在山脚下,抬头看着近乎笔直的大山,有种强烈的压迫感。

“坡度太高的悬崖,挖掘机上不去,只能靠人力,才能把树种上去。” 麒麟区沿江街道林业站站长蔡兴飞是转业军人,皮肤黝黑,看着百米高的悬崖,眼神透露着坚毅。

东面山点多、面广,部分区域立地条件差,土层薄、沙化严重、岩石裸露,造林难度大。

2017年,东面山开始全面治理。山上土壤很薄,加上采石场过量开采,要想恢复植被,难度很大。一方面是缺少资金,另一方面是自然环境非常恶劣,整个东面山几乎全是石头,没土,树怎么活?面对地理环境恶劣的东面山,造林人望着石头发愁。

机遇来自发展,适逢山脚下建设高速路。如果将高速路建设开挖的土方作为客土源,既解决高速路弃土堆放问题,又解决治理区无土壤困难,还降低了成本。这个办法一年下来,东面山治理的三个街道共客土100余万立方米。

“泥土最少都有60厘米厚,有些地方泥土有1米厚。”珠街林业站站长朱尤俊说,比较平整的石山表面,他们覆盖了一层厚厚的泥土。石山种树,难度很大,就算拉来泥土,但如果保水能力比较差,浇上水以后,水经过泥土很快就会流走,树依然活不了,需要反复补种。

难度最大的是岩石裸露面。“必须要动用大型机械,至少要几千万元。” 国家、省上的林业专家看完东面山,摇了摇头,扔下了一句话。岩石裸露立面有几百万平方米,需要动用大型机械削坡,把石山削成梯田式的台阶,再在上面植树,光整治土地的费用就是笔天文数字。

人居环境提升势在必行,东面山植被必须恢复起来,要给城区百万群众一个交代。专家说要几千万元,但经费只有几百万元,干还是不干?当然要干,必须动起来。

“采取试点样板方式逐步推开,以乔木、灌木、藤相结合的方式实行绿化。”虽然林业站工作人员有多年植树经验,但面对如此恶劣的地理环境依然如履薄冰。一面查各种资料,一面在石山上进行试种。经费不够,只有进行试种,什么能活种什么。林业站工作人员跟施工人员同吃同住,既是指挥者,又是参与者。

反复试种以后,终于找到能生长的植物。自然条件好一点的地方,种旱冬瓜、藏柏、马桑。所谓自然条件好一点,也只是表面有点土,种的植物都是耐旱耐冻的。地理环境太差的,如滑坡体、坡度太高的山体,就只能背土上山种树。在滑坡体上种树,非常困难,就算背土上山,也困难重重。一下大雨,土壤就会顺着雨水流走。

山上种树非常讲究时间,尤其是自然环境恶劣的地方,要等到雨季来临。树要活,必须要有水才行。在雨季来临之前,挖好坑,备好土,等雨季来临后,把树种上去。

B 悬崖上打洞石头上插柳枝

“这些是柳树枝,附近修路,一些柳树不要了,我们请示了上级领导,别人不要的柳树我们拉了过来。”沿江街道一座石山脚下摆放着一捆捆树枝。每天一大早,蔡兴飞就带着林业站两位工作人员邬正伟、张荣艾进山。

“别小看这些柳枝,用处大着呢。” 邬正伟笑了笑。

每根柳枝长约1.5米,一头削尖。这有什么用?这样种下去能活?

“这是经过长期摸索,研究出来的。” 邬正伟说,柳枝存活率相当高,非常适合栽种在恶劣的自然环境中。斜坡、陡坡绿化难度较大,裸露山体难以被植物遮挡,想了很多招,试验了很多植物,都不能活,最后发现了柳枝。只要挖一个坑,浇一点水,把柳枝插在山上,柳枝就能慢慢生长。

“我们要求不高,只要求种下去的东西能活,不奢望能长多好,多高。”张荣艾说,山上自然条件恶劣,尤其是石山,就算是下雨,雨水也会顺着山体往下流,不能蓄水,山上能见绿就好。

似乎很简单,打洞、挖坑,插上柳枝就行。

在石头上打洞、挖坑,简单吗?一点都不简单。如果在地面,在有土的地方,这一点都不难,挖掘机开过来,挖几下就是一个坑。

悬崖峭壁,挖掘机根本上不去,必须靠人力。挖坑、打洞,不但是体力活、还是技术活。铁锤、钢钎都要用上,铁锤、钢钎碰撞出火花。艳阳高照,皮肤有一种火辣辣的感觉,汗珠顺着脖子往下淌。

如果岩石异常坚硬,仅仅打洞就要半个小时。树终于种了下去,但所有人依然放心不下。树是种下去了,但是还要能活才行。虽然是雨季,但是如果连续几天不下雨,山上的树肯定会死。

怕什么来什么。2017年5月,树刚种下去,天就干旱,连续好几天没下雨。每天早上起床,大家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窗,看外面的天,什么时候下雨。

老天不给力,所有人心急如焚。再等下去,树全死了,辛苦了那么久就白干了,经费本就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怎么办?

C 背土运水上山

“明天开始,所有人上山,一起背土运水!”林业站工作人员看着快要干枯的树苗,双眼血红。

洒水车把水拉到山脚,众人在山脚下挖了几个蓄水池。10多个汉子把专用水壶灌满水,一壶一壶往山上背。

近乎垂直的石山,连落脚都难。一背篼土有40多公斤,一壶水有30多公斤。一座高100米的石山,就算轻装上阵,攀爬到山顶最快也要20分钟,背上几十公斤的重物到山顶,难度可想而知。

头顶的太阳照在皮肤上火辣辣的,山路难行,山上留下一个个高大的背影,地面印着一双双坚硬的脚印。

浇水要早晚浇,白天日照强烈,水浇下去很快就会蒸发,土壤不能完全吸收水分。

一天10多趟。早上太阳还没冒头,就上山。太阳下山后,布满荆棘的山路上依然有他们的身影。

20天以后。轰隆!空中响起一阵雷声。终于下雨了,所有人都欢呼起来。雨水、泪水混一起,顺着脸颊往下淌,那天所有人高兴得孩子似的。树苗在雨水中摇晃着,好像在跳舞。

“下雨了!”大山响应着众人的呼喊,声音在山间不停回荡。

难度较大的岩石立面还有几千亩,这是今年的目标。看着裸露的岩石,造林人们的眼神凝重,必须要啃下这块硬骨头。在七八十度的山坡上即便插上柳枝也不容易,地势过于险峻,人根本上不去,怎么办?

山脚种爬山虎,山顶种下垂植物常春藤、紫藤。爬山虎从下往上“爬”,常春藤、紫藤从山顶往下垂,上垂下“爬”全面覆盖。紫藤是一种落叶攀援缠绕性大藤本植物,对气候和土壤的适应性强。紫藤紫色的花朵不仅极具观赏性,而且它的枝叶会往下垂,这样就能覆盖裸露的岩石。

2018年雨季来临,一些小树已近两米高,在太阳下分外耀眼。万余亩被破坏的山体,已经有80%植绿。而造林人,依然在石山继续着未完成的目标。

5年后,东面山不再是荒山,万亩见绿,山顶飘着紫色的小花。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