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靖日报数字报刊
  第ZK7版:珠江源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ZK1版
主流媒体 权威报道

第ZK2版
要 闻

第ZK3版
时政新闻
 
标题导航
返回首页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8年5月16日 星期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著名诗人眼中的罗平(二)

【十万大山】

雷平阳

在十万大山中,我真正的职责

只有一个:找到

与自己的心灵最契合的那一座山

它可以是离天空最近的那一座

当然也可以是头颅

埋入地下的那一座

甚至可以是另外的山峰阴影里

目光看不清楚的那一座

或被鲜花与青草掩盖的那一座

但这些都是次要的,它的形姿、风范

身上的绝壁与松树林

乃至它的日出与日落

均不足以唤起我内在的热情

什么样的高山我没有见过?认真想想

哪一座山不是,山脚下开满桃花

山顶上堆着积雪

山腰则有着道观或寺庙

那些探险家的坟墓我也祭拜过不少

我匍匐在地仰望,它们高过了

任何一座山,我站起身来平视

它们任何一座也无法与山比高

迄今我只见过高山顶上

无人认领的白骨,尚未见过

什么人的陵墓修筑在高山之巅

我无意藐视群山绝对的存在

和人间神圣的死亡,相反我对它们

永远怀着敬畏之心

丝毫不敢僭越

只是当我经过了登顶后下山的孤单

死亡的不可逆违,明白了

一个生者难以对抗的不朽之物

远远多于十万大山,我的目光所及之处

整个世界全是铜墙铁壁,而天空

从来没有把彩虹和闪电

改变为木楼梯。为此,置身在那色峰海

我想冒犯一次老天爷,无视一切

看得见和看不见的主宰

斗胆设想自己也可以创世

万物皆为过客,正在纷纷明灭

惟有我一个人悠然地坐在一块石头上

抽着烟,棋子似的移动一切

并旁观脚边的蚂蚁群

争吃一块面包屑。我既与它们为伍

又是它们眼中的庞然大物

我一分钟前还想缩小身躯

像它们一样,一分钟后

又开始享受十万座山峰向我涌来时

内心无限的喜悦。是的,在这儿

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命运

正如我找到了我要找的那一座山

它并不难寻找,它就是我脚下这一座

【小独乐】

石头

什么样的风也不想追了

什么样的同伙也不想要了

油菜花开

五十已逝

昨日,我请罗平的油菜花

先用春风杀我一次

复用欢喜杀我一次

再用寂静杀我一次

杀掉我的傲慢

杀掉我的虚伪

杀掉我的浮躁

杀掉我的浅薄

早上醒来,洗洗身子

独往山中去也

出县城右拐

穿过一个村子

穿过一个桥洞

穿过一座山

穿过一个村子

穿过一座山

穿过一个村子

穿过一座山

穿过又一座山

左拐再右拐

穿过一个集市

左拐再左拐

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爬上去

停下来

到了南祥寺

【多依马帮】

朱零

多依河深处,张大爷与他的一匹老马

早出晚归

这匹矮个子马

瘦弱,乖巧

像个营养不良的孩子

与张大爷形影不离

多依河一年四季,人潮涌动

作为马帮中的一员,张大爷

与他的矮个子马

黎明即起,洒扫庭除之后

就去景区门口集合

等待游客

人走栈道,马有马路

半山坡上

凸凹不平的小路

属于马帮专用,张大爷牵着小矮马

马背上

有时坐着一位壮汉

有时坐着一位少女

他们无一例外

对着多依河大声赞美和感叹

很少有人低下头来

看一眼这匹小矮马

以及小矮马前

牵马的老汉

张大爷从小就光着屁股

在多依河里洗澡、虚度年华

这个生养他的地方早已激不起

他心中的涟漪

他时而看看眼前的陡坡

时而看看马背上的客人

如果客人过于肥胖

他的心里不免暗暗焦急

他的双手使劲拽着缰绳

往陡坡上用力

马背上的客人悠然自得

顾自欣赏美景

他根本不知道

一路上,是两匹老马

一起驮着他前行

【多依河畔沉思录】

王单单

流水也有走投无路的时候

大海便是尽头。流水

也有不舍的时候

浪花就是回头。流水

也有悲伤的时候,要走了

一遍遍抚摸身边的事物

比如,水车,石碾

比如岸,比如你我之间的距离

流水啊,她如此地执着

一遍遍抚摸,直到你也

心软,老去,心中的铁

布满锈迹

【乐是幽居】

沉河

姑娘,请你到大补懂村去

就是我们弯弯拐拐、从云南到贵州

又从贵州到云南、不断地

被路两旁盛开的油菜花惊艳

又不断盼望着得到一个归宿的

小山村。它叫大补懂村

也叫着云朵中的村庄

姑娘,请你在山脚找一个石坑

以埋葬我的俗身

请你在云朵中挖一个小洞

以安放我的魂灵

然后,爬到村边那座最高的山上

喊三声:魂兮归来

远处,那色群峰会给你回应

归来,归来,归来

这就够了。你做完了这些

请到村委会的二楼

靠楼梯的第一个房间里

带走一张宣纸。那上面写着

四个大字:乐是幽居

那天,我乘无人之际

抄下了陶渊明的这句诗

我觉得这好像他的遗嘱

你把它烧了吧,在那条

清清的小溪边

【多依河】

金铃子

你好吗?多依河

你的水车,你的鱼群,你的野兽,你的草木

好吗?

你用牛的呼唤,小犊的喊声,麻雀的应和

母鸡的小喉咙回答我

“好啊,好啊……”

真的,我这个来自城南村的农民

凡是有鸡声的地方,就让我感动

让我的诗歌谈笑自若

我推动石磨

这里碾压过大米、小麦、小米、大豆

今天,来碾压诗歌的肉与骨

唉,那些桃花的诗句,浮世的鲜亮

都该送走

我跳进多依河,把自己重新洗一遍

把满身的风尘,经年的淤血

那些愤世嫉俗,心底里的伤痕洗走

现在,有人一尘不染

我泪流满面,向它鞠躬

我要说,谢谢啦

我还要说,我是多依河清洗过的人

别惹我

【九龙瀑布】

爱松

在青色岩石上

碎裂的

并非流水

在众生目光中

汇聚的

并非喜悦

在奔腾与静止间

错过的

并非人间

这让我误以为自己

站在九种选择和

十种自由里

更让我误以为此刻

大地的泪水

高于天空

【春风谣】

——在罗平,从化石山到油菜花海

祝立根

万物都有咧嘴一笑的时刻

比如黑色的桃枝,绽放出火焰

灰色的梨枝,吐露了白雪

垂头丧气的群山,此刻

在我胸膛之外,汹涌成波涛

比如那群石头里游了二亿年的鱼

它们又一次望见了那片辉煌的海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