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WK4版:人物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ZK1版
主流媒体 权威报道

第ZK2版
要闻

第ZK3版
热评冷说
 
标题导航
返回首页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8年8月10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家人眼中“不靠谱”的人
——记师宗法院执行局副局长朱天泽
区鸿雁 俞呈晛 文/图
出发前再次核对执行卷宗。
外出执行途中。
对被执行人做工作。
指挥强制执行相邻(通道)纠纷。

见到朱天泽,已是中午1点多,他正跟被执行人谈话:“都是老熟人,现在查封你在师宗城区的那套房屋,目前已冻结的银行卡可帮你解冻,只要你在三个月内履行案款给付义务,我们再把今天查封的房屋解封,并把你的名字从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上撤销。”朱天泽说话,听上去很温和但很有力,说话的神态显得温厚可敬。

作为长期在家乡工作的师宗县人民法院执行局副局长朱天泽,在家人眼中,却是个“不靠谱”的人——

“不靠谱”的人

“天泽,你什么时候才下班啊?快回来下,我感觉快撑不住了,要回去看老人一眼。”那天,朱天泽刚找到被执行人抵押后失踪的搅拌机线索,妻子打来电话。多年的夫妻默契告诉他,从不影响他工作的妻子,肯定是病情又加重了。

那天,他尝试联系的被执行人,依旧被电话中的忙音拒绝,记得之前最后一次打通被执行人的电话,其称被抵押的搅拌机零件坏了在修理。谁想到几天过去了,被执行人的电话又打不通。干这么多年的执行工作,朱天泽知道,被执行人可能已经把需要返还的搅拌机转手了。经过四处打听,那天朱天泽总算在一个租赁市场找到了这台确实被转手的搅拌机。

“这台机器已经是我的了,你们不能拿走。”不明情况的新主人觉得实在冤枉。为了防止搅拌机重新被转移,朱天泽请来同事配合做工作。

处理完案件,朱天泽赶紧跑着回家安慰躺在床的妻子:“不要担心,你的病情没有那么严重,今天估计是胰岛素没起作用,才导致你头晕的厉害,你有的是机会回家看老人”。

朱天泽有个开朗的女儿,面包车开得稳当顺溜。她说,这都是老爸不顾家的结果,她经常要开车陪妈妈去看病,如果车开不稳,就经常会被数落。她说,她爸最大的特点就是“不靠谱”。说到这她脸上闪过了一丝苦笑。追问之下,她说:“那次妈妈晕倒送到医院做手术,手术刚完,老爸就叫她照顾,说得回去办几个不能再拖的案子。当时我妈身上插着三根管子啊,他就这样走掉了。”在女儿看来,他靠谱,只是工作上靠谱,对家庭没办法用靠谱来形容他。

今年以来,朱天泽跟70高龄的父母相处见面,像极了央视播放的广告,他每两个周匆匆打个电话给父母:“爹,我在执行,周末就不回来了。”父亲对着电话自顾自的说忙忙忙忙点好啊。

朱天泽的父母住在农村,妹妹嫁到外地,过去,他两个周就会利用一个周末回去看望父母。去年以来一直很少回家,变成两个周至少给父母一个电话。但是,这一亲情电话也经常落空。白天忙着执行,晚上考虑到父母已休息,真的很难找个合适的时机给老人打电话。没有想到,老父亲打来电话说“再忙,衣服你总要回来洗换吧。”朱天泽挂完电话后才想起,已经有近2个月没有给老父亲打电话了。

“不能为你的说情砸我的饭碗”

“其实遇到熟人的案子并非你们想的那样难办,有履行能力的人,也不会为难执行法官,直接就履行了。”工作在家乡,朱天泽认识的人不少,说情的自然也不少。他说,师宗地盘小,如果一遇到熟人的案件就回避,那手里就没有案子可以办了。

“难办的是没有履行能力的熟人。”这时候执行法官就会两头受气。申请人那边说:“那么长时间了,你一直压着我们家,你是不是跟对方关系好故意不执行,我不管,他们不给钱,你就给我。”熟人这边也说:“你们已经尽到义务了,别再来烦我。”依法采取强制措施,该查的查,该拘的拘。一下就跟熟人产生了“过节”。朱天泽无奈地说,干执行工作20多年,这样的“过节”已经记不清有多少了。面对我们的“好奇”,他很坦然地笑着说:“我已经跟他们说了不履行的严重后果,不可能砸了我的饭碗,也不可能让他们本人逃避法律责任。”

为了避免朋友和熟人打听案情或说情送礼,朱天泽下班后很少陪家人散步,只有在过年前后,才会陪家人逛街购买年货。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全家都练就了辨别当事人的技能,谁来敲他家的门,如果不说姓名,他们就立马关灯。“装作不在家的样子。”

执行一线20年,青丝变成白发,“壮得像个牛”的他因长期生活不规律,严重的胃溃疡、反流性食管炎和肺气泡等病痛缠上了他。

“现在想找组织说,而一直没有说的一句话就是‘换个岗位’。”朱天泽说作为老同志,身体虽然不断“抗议”,但是大家都在为执行攻坚拼力,怎么都要坚持下去,把基本解决执行难的任务完成再说。

“请你周六到法院”

“法院这么做不对,我都说了会来处理,你们凭什么在不通知我的情况下将我的账户冻结,我在外面做事也要面子,刚好请朋友娱乐要付钱,卡刷不了。”见到朱天泽,李先生说。

据朱天泽介绍,李先生因工程需要向他人借款,到期没还款最终被判决赔钱。申请人提出强制执行后,朱天泽通知其到法院处理,电话中满口答应后就“失联”了。无奈,朱天泽依法对李的银行账户进行了冻结。果然,经营工程的李先生账户被冻后,迅速找到法院。

“周末打电话给当事人,经常会被误会为骗子。”基本解决执行难以来,朱天泽和他的同事们取消了周末和节假日,若遇到像李先生这样的被执行人,就必须动用多种强制手段,这时也常常换来对方的怒气和怨气。面对法官通知周末到法院,还经常被人说成骗子。朱天泽笑着说这些都不算“难”,最难还是当事人,人找不到,财产查不到。

朱天泽说执行人最高兴的,莫过于毫无音信的被执行人被找到。那是一个周五下午接近下班时间,他接到玉溪市华宁法院执行局的电话,他们布控的一个当事人已被控制。朱天泽当即带人赶往华宁,将被执行人送进拘留所已是次日凌晨。周六上午,他给被执行人的妻子打去电话,同时把同案的另一方当事人也通知到了法院。经过和解,案件得以执行。

朱天泽1987年分配在家乡彩云乡乡政府,一年后因工作办法多,责任心强调至彩云法庭。1998年3月,他调入机关新组建的执行局,一干就是20年。

统计证实,2017年至今,朱天泽带领的执行组执结案件300余件,他个人直接承办的高达200件。

聊起这些年坚守执行的感受,他说:“其实执行一直都难,这是一个硬碰硬的岗位,以前的难是执行手段不足导致了执行难,尤其是在辖区的深山,很多时候爬了几座山头都找不到人,走错路、忍饥挨饿是家常便饭。现在执行难是因为案件数量增加,案件执行难度大。其次是因为当事人的法律意识增强、规避执行的手段层出不穷。再次是因为执行干警年龄结构偏大,年轻干警经验不足,还不能难独挡一面。”

因执行工作成绩突出,多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和优秀公务员的朱天泽,2011年被云南省委政法委、省高院联合授予“清理执行积案”工作先进个人,同年被曲靖中院记个人三等功。

放大 缩小 默认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