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靖日报数字报刊
  第WK6版:故事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ZK1版
主流媒体 权威报道

第ZK2版
要闻

第ZK3版
热评冷说
 
标题导航
返回首页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8年8月10日 星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一念间
阿 敬

夜阑人静。霏霏冬雨似万千纤细而尖锐的冰锥,横过来,斜过去,胡乱扎着磊的心。

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唉!——磊长叹一声,摇摇头,抬手将烟屁股狠劲儿扔向不远处的湖中。杀人放火?那可是从前的山寨土匪才干的事儿!磊苦笑,感觉自己像个傻子。天地良心!磊自认是个好人,是个安分守己的农民。尽管,城里人总是半讥半嘲地喊他们农民工。磊想,农民工就农民工——这个城市的日趋繁华,不也离不开咱们农民工的贡献?

磊原本是不抽烟的。在磊看来,抽烟就是烧钱,而自己,根本烧不起。

想想也是,从乡村到城市,从一个建筑工地辗转到另一个建筑工地,风吹日晒,雨淋汗淹,磊自觉够卖命的,可是,农民工的命,又能值几个钱?眼瞅着工程顺利收尾,春节一晃即到,工头儿竟领了大伙儿的钱,玩起了失踪。唉!谁家没个妻儿老小?谁家的妻儿老小又不在眼巴巴地盼着久别的亲人腰包鼓鼓地回家过年?可是……

夜渐深,雨渐大,昏暗的路灯似要无情地刺穿磊最后的一点儿耐性。

事实上,跟磊一起来讨债的工友原本有十多个,他们已连续蹲守了七八天,可连工头儿的人影也没瞅见。就说今晚吧,大伙儿实在受不了这冷到骨头里的寒雨,又没啥招儿,便纷纷骂骂咧咧而又垂头丧气地回去了。

唯独磊,不死心——我还就不信这个邪,他能放着这么豪华气派的别墅不住,一天到晚泡在外面?再说了,工头儿原本还是邻村的兄弟,泥瓦匠一个,后来才混成了工头儿,在城里买下了别墅,也就是眼前依山傍水的这幢。常言道,亲不亲,故乡人。都是老乡呢,不看僧面看佛面,总不至于……但,事实胜于雄辩啊!

最后一支烟终于化成了灰烬。磊听到自己的牙齿在咯咯咯地打架。磊感到自己整个人都在轻轻地颤抖,觉得自己好像就要爆炸了……

吱!哐啷——磊还没整明白是咋回事儿,就见一辆小车连翻带滚地冲进了前面拐弯处的湖水里,像晕头转向的酒鬼忽然失了足。

救人哪,快来人啊!——磊呆了呆,随即反应过来,声嘶力竭地喊着,顺手从脚边的绿化带丛中抓过一根钢管,疯了似的冲了过去……

司机获救了。磊瘫倒在岸边时,一颗心依旧扑通扑通地狂跳不止,他甚至没能看清司机的脸。这时,有几个下夜班的人跑了过来。随后,救护车来了,警察也来了……

翌日,面对市电视台记者的采访镜头,磊窘态百出,一时啼笑皆非。没错,那个命不该绝的司机正是他和工友们苦寻多日的工头儿——都说冤家路窄,这事儿整得……磊涨红了脸,支支吾吾地编了个理由搪塞了一番。

磊更没料到的是,当天下午,他和工友们顺利拿到了所有被拖欠的工资。工头儿痛哭流涕地提着一塑料袋百元大钞,一边发一边狂扇自己的脸:我不是人,我对不起磊哥,对不起兄弟们……钱发完了,人也被一直守着他的两个警察给带走了。

原来,昨夜里他根本就是醉驾!其中一个警察在转身之际还不忘拍了拍磊的肩:“兄弟,好样的!向你学习!顺便给你提个醒儿,回老家之前,别忘了申请‘见义勇为’称号啊,哈哈,少不了奖金哟!……”“谢谢!谢谢提醒!真的不用了,能拿回工资我就很满足了……”磊忙说,说时,脸又倏地红成了猴子屁股。说完,赶忙用手抚了抚胸口,如释重负地长吁了一口气。唉,工友们哪里又知道,那根被用来砸了车窗玻璃救工头儿的钢管,是当晚自己偷偷带去的!

磊那时已暗暗下了决心,如果遇见了工头儿,还讨不到钱,那么……真是阴差阳错,不敢想象啊!一切都在一念间。假如不是工头儿深夜醉驾,假如……

磊忽然感觉头上有汗冒出,随手一抹,冰凉的一片。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