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ZK7版:珠江源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ZK1版
主流媒体 权威报道

第ZK2版
要 闻

第ZK3版
中国梦·人物
 
标题导航
返回首页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8年11月8日 星期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实力文本
放羊的孩子
路人丁

一个人如果有前世,我应该是那个放羊的孩子。

可即便没有前世,只要有过去,我也是那个放羊的孩子。

小的时候,我痴迷于放羊,但我们家没有羊,用妈妈的话说就是她还要养我们三个“小狗”,哪里有时间有精力养其他东西。但我可以跟着村里放羊的人,他们并不会太嫌弃我,而且我有固定的跟随对象,村那头的一位阿姨,我只跟着她。她赶着羊去哪里,我就去哪里,通常都是山上,我一点都不害怕,不会走很远,而且我们家就在所谓的山下,穿过树枝,都能看到我妈在院子里走来走去。

我跟着她,羊群跟着我们俩,她一手拿着鞭子,另一个胳膊肘下还夹着麦秆,看羊的空闲,用麦秆来编草辫子,她很忙,我很闲,既不用费尽心思赶羊,也不用干手里的活,我只要跟着羊走就好了,满山都是我的世界。

天气也很好,蓝天下的云朵轻飘飘的,风吹过来的时候,羊群也轻飘飘的,我真怕风把草地吹起来,把羊群打包带走,毕竟那么好的景色,谁都会贪心。

可是放羊的阿姨会贪心吗?这片山上她不知道来来回回走了多少趟,大羊都生了小羊羔,她还会贪恋蓝天白云,像第一次上山放羊一样高兴吗?我不知道,也从来没有问过她。我已经想不起我们之间有过哪些对话,她是不是曾经问过我妈妈在干嘛,或者我们家的麦子啊玉米啊长得怎么样之类的问题,我都不得而知。在她身后,我是个孩子。在大羊旁边,我变成了小羊羔。我们一大一小就这样跟着羊群,慢悠悠走过了那段岁月,变成了山上的一段路。

临近中午的时候,我也会想,我妈有没有站在院子里喊我回家吃饭,要是我没听见该怎么办,她要是生气了怎么办……想着想着就忍不住回走,羊也顾不得了。然后看到我们家的烟囱里升起了炊烟,被太阳晒得无精打采的树叶投下了阴凉,妈妈正在灶台边做饭,她抬起头看向窗子,我笑眯眯地看着她,头发乱糟糟的,我的妈妈比小羊羔还温柔。

夏天就这样过去了,然后秋天也过去了,山终于恢复了它最初的模样,裸露,沉默。地里的麦茬取代了一切,但马上又被翻回土里,倒是放羊的阿姨,一年四季都是微笑,这大概就是我喜欢追随她的原因吧。我看着她笑,看着她赶羊,看着她把美丽一年一年撒在山上,挂在树梢上,草尖上,还有的落在了羊背上,最终都在风里归为尘土。她并不是美丽的牧羊女,我也还没学会那些可以唱给她的歌,能记住的,只有这些字。

多少年就这样过去了,我规规矩矩地成长,读书求职,变成了一个和生活对抗的成年人,离开了我的乡村,离开了那些努力生活在农村的女性,我的妈妈,放羊的阿姨,还有更多背对太阳扎根土地的妇女,她们没有离开,孩子可以无所顾忌地奔向未来,她们却要守着土地和粮食,守着远方人空虚的精神,守着日渐消瘦的年华,直到岁月真正停止。有时候我回过头来看,都是她们的笑脸,疲惫,满足,清白,那是善待岁月后得到的馈赠。

每次回家,在路上遇到放羊的那个阿姨,她都会说起那段岁月,然后感慨时间:人怎么能不老,那时的孩子都已经长这么大了。我站在妈妈旁边,听她们谈话,脸上是多少年来不变的笑,人是会老的,可记忆不会,时间把记忆留下来,让它在这人间,免受世俗和风雨,总会在某个地方,等着我们,等待的过程,酝酿出了感情的酒,永远也不会老,永远都会在村庄等着我们回去。而陪伴它的只有山上的树和四季的风雨,虽然不知道我们身处何方,但总会回去。

这样的一段岁月,大概每个人都曾拥有,它单薄,脆弱,在我们幼年的时候和某个人紧紧联系在一起,和我们生活的土地连在一起,在物质生活不充裕的时候,它充当了父母以外的陪伴。它珍贵,年幼时我不懂,明白时已经成年,成年人觉得委屈,却不知道为谁委屈,更不知道应该在哪里痛哭。黑夜收留了绝大多数的异乡人,剩下的那些,靠着记忆,摇摇晃晃,在一个有月亮的晚上,敲响了故乡的大门。

开门的还是年轻的妈妈,和装满星空的小院,屋里传来爸爸的鼾声,喝完井水,我擦掉了眼泪,钻进热乎乎的被窝,土炕还是多年前的味道,睡梦中我又变成了那个放羊的孩子。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