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ZK7版:珠江源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ZK1版
主流媒体 权威报道

第ZK2版
要 闻

第ZK3版
中国梦·人物
 
标题导航
返回首页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8年11月8日 星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小园白菜(散文)
周脉明

那天下班回家,刚刚走到门口,对门江师傅抱着两棵绿油油的大白菜递给我:“这是我自己种的小园白菜,没有上化肥,也没有打药,比在超市里买的好吃。”

我谢过江师傅后,把大白菜拿回家,当晚就炖了半棵。一开锅我就夹起一片白菜帮尝了尝,竟然很快煮熟了,嚼起来一点也不像其它白菜一样“咯吱咯吱”直响。嗯!的确是小园白菜,没有上化肥,我似乎吃出了一种久违了的味道。

由于生长在山村的缘故,我从小就喜欢吃大白菜。秋冬春三季,家里饭桌上最常见的就是大白菜。

“头伏萝卜二伏菜。”这就是我们家乡流行的种植大白菜的时间。每当二伏过后,父亲就会在我家的自留地里撒上底肥,翻出二分左右的土地,在畦背上划出一道窄窄的、浅浅的沟。先是用水壶浇上水,等水都浸到土里了,然后撒上黑黑的白菜籽,用土把畦背上的沟抚平。不几天,白菜籽就会冒出芽来。随着白菜芽的不断生长,父亲就会按照一定的密度和距离把多余的白菜剔去,在畦背上只留几棵。接下来就开始追肥,在畦沟里灌水,让白菜喝足水,吸足营养,健康茁壮地生长。

经过捉虫、再追肥、培土等几道工序后,秋天到了。大白菜已经成型了,用手一按白菜心,已经硬硬实实的了。父亲每逢下地干活回家,就会顺便到自留地里铲下一棵大白菜回家炖着吃。

再过一段时间,父亲就会从已经收获的地瓜地里,扯下许多打蔫变得柔软的地瓜秧,来到白菜地里,把一棵棵大白菜给捆绑起来,这样可以帮助大白菜“壮心”。

第一场雪落之前,我们全家就会在父亲的带领下,肩挑人抬把一棵棵绿油油、硬硬实实的大白菜收回家,码放在菜窖里,供一整个冬天和来年春天食用。

每天中午,母亲就会擓上一碗黄豆,让我端着去村里“豆腐三儿”家,换回两块四方方、白胖胖的大豆腐。此刻母亲早已经切好一棵大白菜,炖在锅内。她接过我端回来的大豆腐,拿起一块放在手掌上,然后拿着菜刀横切两刀,竖切两刀,火柴盒大小的豆腐块均匀地散落在“咕嘟咕嘟”开着锅的大白菜上,盖上锅,热气随着锅盖边沿的缝隙钻了出来,白菜豆腐香气怡人,沁人心脾。10分钟后,一锅香喷喷、热腾腾的白菜炖豆腐就出锅端到饭桌上,一家人围坐在饭桌旁,喝口粥、吃口窝窝头、夹片白菜、夹块豆腐……吃得酣畅淋漓,唇齿留香。

而今我离开农村20多年了,父亲已经去世多年了,母亲在农村早已经不种大白菜了。她说,现在村里的超市内大白菜有的是,无论什么季节都有大白菜。想吃就买棵回家炖了吃,不过味道却和以前自己家种的大白菜不一样。

其实,我从农村来到城市后,吃过许多大白菜,也感觉味道和父亲种植的大白菜不一样。而今我嚼着江师傅给的大白菜,竟然又找到了失去了20多年的大白菜的味道。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