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ZK7版:珠江源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ZK1版
主流媒体 权威报道

第ZK2版
要 闻

第ZK3版
热评冷说
 
标题导航
返回首页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9年1月11日 星期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奶奶和妈妈(小小说)
付昌惠

父子俩提着大包小包走进村口,遇到的邻居都在问,常芳咋没回来?小正宇刚要说话,就被庆华扯了一下,抢先说,“生意好,店里人手不够,走不开。” 等庆华撒完谎,小正宇像吃了奶奶家的冷红薯卡在喉咙里一样朝他伸出了“狗舌头”,使劲朝他翻了一个大白眼,发出一声干呕打嗝的声音。

这天午间,洗车店座椅上排满了等候洗车的人,黑色轿车身上的泥水在老板娘常芳高压水枪的扫射下一溜溜迅速消失。风把水雾一点点挂在她的睫毛上,凉冰冰的,像是故意提醒她,今天是霜降,冬天来临的前奏,应该和老公庆华带着孩子回家探望孩子的爷爷奶奶。

想到这,她把水枪交给了洗车工人,脱下洗车的大胶手套搭在毛巾架上,用手在脸上揽了一下汗津津的头发。她对她快五岁的儿子小正宇说:“儿子,打电话问你奶奶家里有没有菜,我们今晚回奶奶家吃饭。”

她把手机递给正在电脑上玩游戏的小正宇。小正宇轻车熟路拨通了电话,把它赤裸裸地按在免提上递过去:“妈妈,你跟我奶奶讲。”

常芳随即把电话推给小正宇,压低了声音说:“儿子,你讲。”并向小正宇使了个诡异的眼色。来回推了两次,免提那头已经“喂,喂,喂”地吼了好几声了,最后的“话语权”还是落在小正宇身上。

那头一听见小正宇的声音,语气三百六十度大转变,声音异常的可亲,骨酥肉麻——“小宝,我的大孙子,奶奶想你了呀,你什么时候回来,奶奶给你做好吃的。”电话那头说个不停,常芳已经小声催促儿子赶紧切入正题。

小正宇飞快说完:“奶奶我们今晚要回来吃饭。”

只听电话免提柔声地说:“来嘛宝宝,奶奶在家等你。”电话那头接着又关心地问:“你爸爸要不要回来?”

常芳轻声教儿子说:“要回来。”

免提那头:“哦,晓得了。”就没话说了。

沙发上等待洗车的“低头族”齐刷刷抬起头,哄然大笑。有人还挑拨着常芳:“老板娘,其实他爷俩回去就行了,你跟他们不是一姓,就免了吧,你去不去都行。”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常芳脸上使劲抽搐了几下,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来,在顾客面前装得若无其事地附和着。她嗓音故意放大对小正宇说:“是呀,你和你爹回去就行了。”这话是故意大声说给电话那头的婆婆听的。也是她故意说给她老公庆华听的。但庆华装聋,继续整理货架上的车内饰品,他清楚只要接上话准没好果子吃。

顾客散尽,常芳秋后算账,无论庆华怎么解释她就是不去婆婆家,说,他们家没有把儿媳妇当自己人,什么意思嘛?

她火冒三丈,把买给公公婆婆入冬穿的衣服,从车上扯下来扔在沙发上。庆华也开始说些不好听的话,小两口开始拌嘴,他说她撒泼放刁,简直就是一个恶婆娘。她生气,骂,说石头是焐不热的,外人就是外人,热脸贴在冷屁股上,不得个好。

当车子要走时,常芳又把买给公公婆婆的新衣服从车窗外气呼呼地使劲扔在庆华的身上。一句话不说回沙发上躺下。

到家了,小正宇扑愣愣地投入奶奶的怀抱。一家人喜笑颜开,沉静的院子变得生机勃勃。

火炉上噗嗤噗嗤地炖着孙子爱吃的清汤土鸡,小小的厨房散发着浓浓的香味。

蜷缩在沙发上的常芳打开电视,希望能驱散自己郁闷的心情。但是这个效果不佳,她还是想起了六年前那些糟心的往事。和庆华谈恋爱时,婆婆不知是从哪里听来的鬼话,说女人的属相属虎命不好。嫌她的属相是虎,命硬,始终对常芳有着成见。生小正宇时,孩子一落地还没仔细端详就被婆婆兴高采烈抱回家去,只剩下剖腹产的她在病房里揪心地痛。还是医生大发脾气后才抱回来喂奶。她越想越伤心,好像自己只是他家传宗接代的工具,任务完成就丢一边去。

饭桌上,小正宇这个小话痨神神秘秘地说,奶奶,那天我跟我妈妈去买你和爷爷的衣服,卖衣服的老板娘骂我妈妈。奶奶问,她骂你妈妈什么呢?快说给奶奶听。小正宇说,卖衣服的老板娘要我妈妈买件衣服,我妈妈不买,然后老板娘就骂我妈妈是憨婆娘,还说给别人买了这么贵的东西,自己一分钱的东西都舍不得花,还说我妈妈脑子里有坑塘进水了。接着又问,奶奶,我妈妈脑袋是不是真的有坑塘会进水呀?奶奶没有回答,笑眯眯把指头往小正宇脑门子上点了一指头。

小正宇奶奶听孙子这么一说,放下碗筷,把那一袋衣服拿过来一一翻看了标签,仔细地捏了捏衣服的每个边角。只见她叹了几口气,一脸的愧色。庆华的心刺痛地跳了几下,也一句话不说,他只是想,自从与常芳结婚后,一贫如洗的家慢慢变得像个样子,村里人都夸常芳是一颗香瓜子,落在粪土上也会满藤满挂。

小正宇的奶奶怔怔地靠墙坐在厨房的门边,晚阳的余热从墙壁中辐射出来,她感觉背部暖暖的。她望着院子中红红的柿子挂在落尽叶子光秃秃的树枝上,她的眼光慢慢变得柔软起来……

她起身把剩下的鸡汤用一个三层饭盒装了满满的一盒,交代庆华说是给常芳的。

庆华带着小正宇回到店里,把从家里带回的鸡汤热了热,像哄孩子似的哄常芳吃,常芳说不稀罕,就是饿死也不吃。庆华乘势死皮赖脸,说了很多好话。

这时,常芳的手机响了,一看是正宇奶奶打来的,常芳没好气,把电话递给了小正宇。小正宇一边玩着他的玩具小车,一边接过电话把它又放在免提上任意大声说话。小正宇心不在焉地讲着。免提电话那头大声问小正宇:“你妈妈晚饭吃了没有?如果没吃就叫你爸爸把鸡汤热给你妈妈吃,你妈今晚没回来,奶奶专门带了鸡汤给你妈妈。”常芳听了婆婆传过来的话,也不管她是虚情假意,还是真心实意,眼眶一热,慢慢觉得是自己心眼多了,心胸窄了。她决定和庆华和解。

庆华此时正吹捧自己的老婆,他说常芳的心眼是莲藕的心眼,再多也是香甜的。常芳喝着热乎乎的鸡汤,脸终于伸展开了。

小正宇一心玩他的玩具,心不在焉和奶奶东扯西拉。话题一转要奶奶猜他妈妈的电话铃声。奶奶说:“我老太婆哪知道什么歌?”小正宇神气地告诉奶奶,他妈妈的电话铃声是“吉祥三宝”。

电话那头的奶奶和电话这边的妈妈都开心地笑了。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