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WK6版:市 井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ZK1版
主流媒体 权威报道

第ZK2版
要 闻

第ZK3版
专 题
 
标题导航
返回首页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9年2月11日 星期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市井味道
年味里的乡愁
殷显菊

寒冷的北国冬季,凛冽的西北风肆虐,刺在脸上如针刺,大雪时常把大山、河流、房屋、树枝覆盖。我们毫无怨言地在这片黄土地上繁衍了下来,只靠老家的热土炕。

在这热炕头上,有多少小生命诞生。

我出生在大西北一个清贫的农家。家里有两间房子,一间向北,一间向东。父亲说,向北的是他杀了一只羊后,邀请左邻右舍捐赠木头盖成的,向东的是当时土地改革分给咱家的。平时,一家大小就挤在土炕上。

年三十的早上,母亲忙个不停,头等大事就是把仅存的一点煤渣与柴草搅拌均匀后,煨在炕里,直到三天年过后,炕暖如初。

我也记不清母亲为了煨炕,站在那间西北角的炕洞门上受了多少冻。每到秋天,母亲就带我们弟妹几个到地边、路旁去扫树叶,扫来的树叶里夹杂一些麦草,用来烧炕。每一个冬天的晚上,我们蹿进被窝里,感到既温暖又舒服。

我也记不清母亲为把炕煨热,肺部吸入了多少灰尘,也不知道闻了多少刺鼻的烟味儿。忘不了我们曾爬在那热炕头上看书写字,母亲就坐在墙角飞针引线,父亲一次次谆谆教诲……

大年初一早上,我们坐在炕上,看见母亲麻利地把桌子摆放在炕中心,用抹布擦干净。然后走进厨房,把肉、菜、油饼、花卷端上桌子,我们围坐在一起吃。吃罢饭,我们就在炕上打闹、撒欢儿,东躺西卧,充满着无忧无虑的快乐感。

有人把热炕称作天堂设在人间的分店,有人把热炕称作冬天的旗舰店。

如今,随着社会的发展,村庄几乎已消失,人们都住进了楼房,睡的是床,铺的是海绵垫,盖的不是丝棉就是蚕丝被子,屋里暖气加电热毡,是何等的美好享受!

可客人一来,就坐在沙发上,享受不到过去那种大炕上的自由,被窝里捂着脚,想躺就躺,想伸腿就伸腿,沏一壶浓浓的茶,喝着,聊着,其乐融融。虽然过去少了今日的美味佳肴,但热炕成就了一种心情的释放地,是休息闲聊的最佳去处,也是一年辛勤劳作后,疲惫的身子放松的避风港湾。

父母是家庭的灵魂,今天,再也找不到安顿心灵的磐石,忘不了包裹我成长的温暖被窝,只有父母在,才是匆匆归去的温暖寄托。特别是当我情绪低落到冰点或遇到寒冬腊月的天气,对热土炕的怀念越加刻骨铭心!

年,不是今日的大鱼大肉,酒绿灯红。年是父母站在墙角下的默默等待,是母亲做的那碗热面,是左邻右舍一双温暖的手,是父母用面糊贴在门上的红春联,是福星高照的那两盏红灯笼,是父母压在枕头底下的那几枚压岁钱,是一家人爽朗的笑声,是一家人坐在一起的热炕头!

阳光模糊了我的视线,岁月遮掩了父母的容颜。我最亲的父母,在天的一隅,此时,您的女儿正在想着您的热炕头!当小城一片冷寒,空气中漂浮着小雪,我很想坐在老家的热炕上,听父母一句句唠叨,喝一杯杯浓浓的香茗,屋子里热气腾腾,多么的惬意。可一切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新年,山还是那样的山,水还是那样的水,可父母已驾雾登云去了天的一方。年味里少了一份昔日的欢笑,忧伤思念在心头。父母的热炕头,依旧云烟缭绕在心,怎么也挥之不去!思念,如镜中之花水中之月,美丽而遥远!

敬一杯美酒,思念父母!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