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ZK7版:珠江源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ZK1版
主流媒体 权威报道

第ZK2版
要 闻

第ZK3版
热评冷说
 
标题导航
返回首页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9年3月15日 星期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及时帖
一个人和自己有多远?
□葛水平

写字人的内在之美,是一直写,一直写不尽。生活总是不停在提供素材,微妙的情感渗透,变得像是和自己对话。

一个人和自己有多远?

把自己放在纸上,自以为抓住了自己,其实,有时候无知得明白,与自己的关系总是一再丢掉。很多时候,我总是走神,或者说不能很快知道自己是谁,更多时候是力不从心,写什么不写什么,想写什么和不想写什么,没有能力把很好的东西记录下来。人活得明白一定是一件很错误的事情,因为,或者沮丧,或者无所谓,没有外在的因素,你清汤寡水活着,对一些看不惯的事物,总是挑剔,总是在怀想从前,常常活得很寂寞。有些时候寂寞是孤傲的,孤傲是寂寞消灭不掉的。

某一日,一个人问我:寂寞是什么模样?

我回答:寂寞是,黑咕隆咚,没有,呛。

寂寞是需要帮助的,尤其是一个人的寂寞。求助于文字,只有求助于文字,我才是最真实的。文字在寂寞中热闹,所有的汹涌而至,那些我熟知的人和事物,他们个个力量强劲,我努力拽牢他们,把他们放在纸上,放在纸上的他们或多或少就走样了,我常常要去想,我是不是没有善待他们?我是不是与他们体内的温度没有一起呼吸?是不是没有对他们身心息息相关的东西更多去关爱?对待他们一定不要有投机的心理,社会没有平等,没有平衡,对他们苦难的感觉有多少就写多少,只要自己真诚。

生活和生命对于世界的意义就是真诚。

一个写字的人,口袋里装了中国汉字是不够的。很多时候写字的人是自大的,拿捏着自己,目中无人,来自社会自然的体会,说三道四,不为别人着想,很少放下自己,自己是谁?虚张着外部世界和自我,无限扩大,从来都不明白煽情是有罪的。

我非常愿意我缺少理性。太理性是不适合写作的,卑微的生命极尽张扬尚且雁过无痕,在一个无比喧嚣嘈杂的背景里,只要笔下的人物能够被人看见,也是对他们的感恩。很多时候我想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那些被欺凌和被侮辱的人们,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人在承担着这样的命运。写作者试图用真诚的爱去同情他们,用同情来拯救他们的苦难,这并不是唯一的途径。

(葛水平,山西人,中国著名作家,小说《喊山》获第四届“鲁迅文学奖”。)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