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ZK6版:沾益新闻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ZK1版
主流媒体 权威报道

第ZK2版
要 闻

第ZK3版
时政新闻
 
标题导航
返回首页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9年4月15日 星期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健身消费规范发展是关键
健身爱好者锻炼。

编者按

现在走在曲靖城的大街上,经常会遇到为俱乐部、训练馆等各种健身场馆发放健美、游泳等健身宣传广告的人员,曲靖的健身场馆已经发展到了一定的数量,且健身市场竞争激烈。随着广大群众健身意识的进一步提升和健身房商业模式的进一步成熟,我国健身消费蓬勃兴起。国家体育总局颁布的《全民健身计划(2016—2020年)》提出,到2020年,每周参加1次及以上体育锻炼的人数达到7亿,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人数达4.35亿,体育消费总规模达1.5万亿元。

随着国家大力支持鼓励全民健身、积极参加锻炼,我国居民健身意识不断提高,健身习惯正在稳步涵养中。我们曲靖也同全国一样,越来越多的人接受了“与其花钱看病,不如花钱健身”的理念,而且人们的健身消费需求正在不断升级,不单需要专业器材,还需要更多专业课程和训练服务,但健身市场发展还不够规范,健身产品不多、个性化服务少,健身消费者权益受损时维权难等问题不同程度地存在。本报编发人民日报文章《健身消费,规范发展是关键》,给健身产业经营者和相关监管部门提供参考,希望对我市健身产业的持续健康发展能有所帮助。

现代生活节奏快,人们对健康的关注度不断提升,也带火了相关领域的消费。其中,到健身房挥洒汗水、释放压力,成为一种时尚之选。但也有消费者反映,预付费退还难、教练水平参差不齐等现象依然存在。在这样一个充满活力和潜力的健身消费大市场,如何让从业者提升服务意识,为消费者提供更放心、满意的健身体验,仍需不断努力。

健身消费潜力大

“前腿前移下压、后腿绷直用力、上身保持直立、双手合十向上、深吸气深呼气……”在北京亮马桥附近的某健身训练房里,鄢晓鹏正在教练指导下,完成一系列专业的瑜伽动作。

“就像每天吃饭、喝水一样,健身已经成为我生活里的一部分。”在北京某金融机构工作的鄢晓鹏去年3月生完宝宝,下半年就到健身房开始训练——每周至少3次、每次至少一个小时的健身运动,是她眼里保持年轻心态和状态的最好方式:“哪怕训练之前工作压力很大,训练完也就烟消云散、豁然开朗了。”

伴随着生活水平提高,人们更加关注身体健康,与之相关的消费也水涨船高。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接受“与其花钱看病,不如花钱健身”的理念,纷纷走进健身房。也正因如此,健身需求和健身行业得到快速发展。健身大数据咨询服务公司上海三体云动数据中心发布的《2018中国健身行业数据报告》显示,我国健身房的数量已经超过4.6万家。

“我国健身行业的需求潜力很大,未来仍会保持较快增长。”上海一兆韦德健身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金宇晴说。

“我从家里来训练的路上,还看到其他几家健身馆。我留意观察了一下,不管是简单地提供器械锻炼的场地,还是环境更好、器械更多的健身场馆,人都不少,有的器材甚至要排队使用。单从这一点就不难看出,健身需求未来还会持续增长。”鄢晓鹏说。

个性化服务受欢迎

56岁的刘牧民大姐在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一家国企工作,现在每天都坚持在健身房锻炼一个多小时。“健身很重要,科学健身更重要”,是刘牧民的健身心得。

虽然早在10多年前就开始接触室内健身,并成为健身房的长期会员,但由于工作忙、时间紧,刘牧民一度没有很好地坚持锻炼。直到去年5月,她突发疾病入院。“躺在病床上看着天花板,我突然意识到健康的重要性,马上给我的健身顾问发了短信,说以后一定要把健身坚持下来。”出院第四天,她就来到健身房。

“很多以前锻炼时没有意识到的不当方式,都在教练的帮助下慢慢纠正过来,从而培养最安全、最有效、最适合自己的锻炼方式。”刘牧民说,比如在椭圆仪上进行锻炼时,经常出现双腿内扣,时间长了会伤膝盖,甚至导致膝盖疼痛。经过一段时间的专业指导,这已经不再是个困扰。

金宇晴认为,在大众健身时代,人们的健身需求趋于个性化,不再满足于简单的器械训练,还希望增加更专业的训练指导。

对于健身房来说,提供多样化服务成为发力点。记者在一兆韦德健身北京亮马桥的门店看到,该店安排了啦啦操、瑜伽、普拉提、动感单车等多项训练课程。该店负责人介绍,这些课程都是由专业人员授课的,店内会员可以免费参加,无需再另外付费。“最火的动感单车课程,由于器械数量有限,课程都要提前预约才行。”

器械和硬件升级,也是健身房突出差异化、适应新需求的必要之举。北京某健身门店内的游泳池,是吸引会员的亮点。尤其是到周末,很多人专门带孩子来学习游泳。

期待更好更快发展

“锻炼身体本来是件开心事,没想到却碰到一连串的烦心事。”湖南长沙某高校教师张凡说,目前健身俱乐部大多都是会员制,前不久她在学校附近的一家健身房交了一年的会员费,并花钱买了20节健身私教课,总共花费近5000元。刚开始的三节课比较顺利,教练很专业也很耐心。可张凡没想到,第四次来锻炼的时候,健身房竟然关门了。

张凡说,健身房门口贴着一张通知,大概意思是“由于店面装修,暂停营业半年”。张凡的会员权益和私教课也都搁置下来。“暂且不说半年后还能不能正常营业,耽误顾客半年无法训练,却没有提前说明,也让人无法接受。”

张凡打电话给健身房的负责人,要求退还没有上完的私教课费用。对方却以“课程已经开始,无法办理退款”为由进行推脱。百般无奈之下,她只好找了另外一家健身房,重新办理了会员、购买了新的私教课程。

健身行业虽然总体保持增长,但业内竞争十分激烈。在一线城市,健身俱乐部的增长趋缓,一些私教工作室由于同质化问题,生存状况也不乐观,由此引发健身场馆倒闭的现象时有发生。对于一些采取会员制的健身房,消费者往往遭遇“会员费用难退还”的问题。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预付式消费是投诉热点,健身行业的预付式消费投诉数量也较为多发。

健身行业想要更好更快发展,需要更加规范的环境。专家认为,相关监管部门要当好消费者的后盾,让消费者在权益受损时有维权渠道,健身企业也要加强自我约束和管理。对于健身房来说,精细化运营、扩大营收来源非常关键。除了会员的入会费外,健身场馆应增加销售渠道、拓宽服务范围,通过多样化服务来增加收入来源。

原载《人民日报》2019年4月19日版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