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WK2版:社会新闻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ZK1版
主流媒体 权威报道

第ZK2版
要 闻

第ZK3版
热评冷说
 
标题导航
返回首页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9年7月12日 星期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业余剧人”的话剧之路
本报记者 杨帆 文/图
《乌蒙镌刻》剧照。
“业余剧人”话剧社人员。
生命系列儿童剧。

日前,“业余剧人”话剧社编排以生命教育为主题的儿童话剧在曲靖市文化馆上演,吸引了不少家长带着孩子一起观看。话剧由《雏菊的四季》《控诉破坏王》《寒鸦》三个剧目组成,从儿童的内心世界和情感需求出发,对生命、友谊、自我价值等展开生动演绎,赢得了家长和孩子们的肯定。有家长表示:“以话剧的形式告诉孩子生命的价值比自己在家说教很多遍生动多了,毕竟小孩子不能很好理解家长口中的‘大道理’。儿童话剧不一样,在演绎中把我们想说的都说了,毕竟孩子健康成长离不开健康的心理,曲靖应该多一些这样的儿童剧。”

“业余剧人”话剧社是由一群平均年龄20岁出头的年轻人组成的,从2017年开始,“业余剧人”话剧社将视角放到生活的每个角落,剧目涉及本土历史文化、生命教育以及社会生活等各个领域。演出结束后,记者走进“业余剧人”话剧社团队,听他们聊一聊与话剧的那些事。

“专业的导演、编剧、灯光、舞美,我们的团队可以顺利完成一台话剧的演出。”说起话剧社,刚从上海戏剧学院“充电”归来不久的袁燚老师底气十足。她看着话剧社一步一步走到今天感触颇多。

话剧社成立之初是以社团的形式,演员、舞美、化妆、灯光、编剧、导演都是从在校大学生中选拔,缺少专业理论基础、羞答答的演出、缺乏舞台经验等局限成为团队发展的瓶颈,“业余剧人”有点儿业余。要将团队做成专业水准,是团队的共识。为此,袁燚老师到上海戏剧学院“取经”,其他成员在一次又一次的展演中打磨,话剧社在一次又一次展演中历练,短短两年时间内在省级、国家级话剧比赛中崭露头角。7月初在曲靖师院展演的《乌蒙镌刻》是话剧社为云南世居少数民族精品文化工程项目交上的一份“答卷”并得到相关部门的肯定。“我已经演出过上百个角色了,演过青年也演过老人也演过不同职业的人,角色于我而言是内心的洗礼,这种独特的体验让我对生活的感悟更深!”《乌蒙镌刻》女主角龙子君说。自信、从容、乐观是与团队接触后的真切感受。“这是话剧带给他们的最大变化。”袁燚老师说。

“这几年,教育部门一直提倡将戏剧教育纳入美育课程体系中,而西南地区戏剧教育发展相对滞后,也面临专业人才匮乏的现状,如何助推话剧教育走进校园让各个学段的学生都真正感受到话剧的魅力,是我们一直在思考的问题,这场演出是我们的一次尝试。”袁燚老师在谈到生命教育主题儿童剧编排初衷时说。此次展演的儿童剧演员最小的5岁,最大的13岁,集结不同年龄段的孩子参演很不容易,但孩子们的收获让团队感觉值得。

袁燚认为:“国内发达城市目前戏剧教育相对完善,对戏剧教育的理解也相对精准,英国很早就将戏剧教育纳入课程体系,戏剧教育带给学生的不仅仅是戏剧常识本身,通过不同主题的话剧可以体验到不同的人生经历,学生对剧本的领悟、理解最终呈现给观众,这是一种独特的生命体验,而这种体验没法靠单纯的讲解给予孩子们,也是尝试话剧进校园的意义所在。”

目前,“业余剧人”的导演、灯光、编剧都已经告别象牙塔,在话剧社里担任专职人员,话剧社也从学生社团转型成专业团队,尝试话剧进校园、本土文化演绎、从生活中寻找灵感演绎普通人的生活,转型背后是希望团队的路越走越宽。

采访中,“业余剧人”话剧社也吐露了自己的心声,希望家长们对话剧教育多一些了解,更多关注孩子在话剧教育中的感悟和体验;社会各界对本土团队给予更多支持和理解,话剧社会将视角放在更广阔的领域,争取让更多曲靖人在家门口就能看到专业的话剧表演。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