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WK4版:悦读 上一版3
 
版面导航

第ZK1版
主流媒体 权威报道

第ZK2版
要闻

第ZK3版
时政新闻
 
标题导航
返回首页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9年10月9日 星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皈依自然 走向原野
——半夏创作空间的微妙转换
井岗

“杨鸿雁在上班,半夏在追蝇逐蝶写小说”,这是朋友们对半夏分身有术的戏说。半夏在文学创作之路上入道较早,90年代初就开始在报纸杂志上发表作品,她对文字的把控能力出神入化,这从她的一系列散文中可以看出。她的散文《父亲养兰》曾获得首届老舍散文大赛优秀作品奖。她还获得过云南省政府“四个一批文艺人才”新人奖、边疆文学奖、云南日报文学奖等,荣获“云南省德艺双馨青年作家”称号等。

散文写作只是她的业余爱好,而小说创作,尤其是长篇小说的写作更能体现她的文学追求。《心上虫草》是半夏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她以女性作家特有的敏锐、锋利、温婉与同情,关注着当下城市女性的心路历程,她的作品在语言的表现力、文化深度以及生活空间拓展等方面,均能做到生动准确和丰富。长篇小说《心上虫草》汇集了她在人生观察和文学理想方面多年的积累,充分展示了当下中国都市生活中难以调和的感情困境。小说将婚外情、一夜情对正常婚姻家庭的杀伤力,比喻为飞机草对正常生态环境的戕害,“这些情爱都破坏了情感的生态平衡,像紫茎泽兰这种外来物种的入侵,肆虐而疯狂,情感生态一旦打破,万劫不复。”某些细节的展示与描写直抵痛点,引人深思。显然,《心上虫草》是一部撕心裂肺的悲情小说。写完后,作家几近忧郁,不喜欢出门,不上街,无心收拾打扮,“整个人像是被撕裂了一般”。

也许是为了平衡情绪,把那些痛以及那些流掉的泪全部消弭掉,她要着手写一部轻松自如的爱情小说,于是就有了《活色余欢》,以轻松戏谑的笔调写就个体生命在具体现实背景中的际遇和命运。《潦草的痛》延续了都市女性题材的路子,把着力点放在都市男女的婚姻与爱情上,聚焦她们在情感生活中的困惑、迷茫与挣扎。她自认为:一个时代的内在精神线索可以从爱情的细节上发现,一个热爱生活的人要有能力倾听来自生活内部的疼痛和叹息。以“都市情感生态调查者”自居的半夏,通过《潦草的痛》触摸都市人群情爱及家庭生活的痛点,这让作家的情绪再度陷入谷底,甚至“书稿画上句号的那一夜,我在办公室流了好多泪,泪水的成分是复杂的,伤感、开心、如释重负、惴惴不安全有,总体上是生完孩子后那种五味杂陈的感受。”

一名成熟的作家,绝不会囿于已熟识题材的反复诉说。显然,半夏将她写作的触须逐渐延伸到其他领域。《忘川之花》《铅灰暗红》是她创作转向的产物。长篇小说《忘川之花》是远征军抗战背景下的日常人生和爱恨情仇,小说使用方言写作,堪称语言的活化石。全文发表于《十月》杂志,后由上海文汇出版社出版。

长篇小说《铅灰暗红》创作时间较长,花费了她大量精力,是半夏小说的代表作,以笔记体小说的形式讲述独特的生命姿态。她写了很多存在于那个时代的稀奇古怪的人,有各种流氓坏分子,有各种真疯或装疯的疯子,甚至一些残障弱者,有惨死者暴死者,这些人中有性情扭曲者,还有不顾一切的思想解放者。小说的部分章节先刊发于《天涯》《芳草》《边疆文学》《滇池》等,结集出版后入选《收获》2017年度前20排行榜。《铅灰暗红》大胆涉笔文革时期,以一名懵懂少女的视角观察那段不堪回首的岁月,她悄悄地藏身暗处看着世界,分辨其纹理,理解、体会并穿越别人的生命。

细心的朋友会发现,半夏上大学时学的是生物学植物专业,近五年来,她把目光聚焦在昆虫身上,把业余时间花费在大自然中,追蝇逐蝶,自然人文随笔也多起来。从纪实访谈《看花是种世界观》和人文地理游记《冬游云南》可以看出她的关注点有了变化。到《与虫在野》的正式出版,已经明确知晓她在回归自然,有意让自然与文学嫁接,开辟出一个广阔的写作空间。她已着手从闭门造车的密室写作走向旷野在场的写作。但这也是一项更需要体力与耐力的技术活,在欣赏自然之美的同时也要付出更多的辛劳与汗水。

《与虫在野》图文并茂,在装帧设计上颇费心思,凝聚了她五年来的劳动成果。五年来,她把周末节假日全都用在跟踪拍摄虫子这门“必修课”上。她走进山野,低头幽微处,也发现自己心宽气阔起来。她拍摄到了动物打斗、进食、蜕变的精彩画面,这需要耐心和等待,她还拍到不少稀有物种的珍贵影像。“野草闲花,自在小虫成为我凝睇的对象,我盯着它们,仿佛摇身一变成了它们,跟它们对起话来。我与一只表情生动的胡蜂悄语,与一只正在吸食花蜜的弄蝶说,小东西,你是一个不可方物的美少女!带着我的一息脉脉温情,体贴入微,而这些小微的生命成了我的神。我有了针扎进肉的刺激,悟觉这是我反观人世间的并不浅薄但求深邃的思想。”半夏的这种“野性”被唤醒,为她的创作植入了新的动力。

《与虫在野》很好地发挥了半夏的天分与专业特长,她以“荒野侦探”的身份,努力实现着在认识自然的过程中用文学语言描述自然,使之立体而真切。“这本书并非仅仅是观察摘要,也不是虫虫的歌颂史赞美诗,我只是想跟我的读者说,我们要跟自然界里的这些小东西玩好一点,然后把人类的所谓理智释放一点点。”

半夏的思想是“在野”的,她是一名实实在在的环保主义者,并以自己的行动倡导、引领人们爱护环境,保护生态。也许某一天,她会皈依自然,走向原野,在山林中写作、劳动和生活,在时光的爱抚下一天天老去。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