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WK2版:社会新闻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ZK1版
主流媒体 权威报道

第ZK2版
要闻

第ZK3版
要闻
 
标题导航
返回首页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9年11月8日 星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温暖! 申请人主动存钱给被执行人
区鸿雁 孙艳华

“还了这些就只欠两万来元,快还清了”。10月31日,一位杵着拐杖的老人走进曲靖市沾益区人民法院执行局,从怀里掏出整整齐齐的四万元现金,长舒了一口气。

到底是回什么事?事情还得从10月30日一笔“蹊跷”的存款说起。

10月30日上午,一名银行职员向沾益法院执行局寻求帮助称,他所在的银行在前一天扎账时出现短款36000元。经详细核实存取款单据,银行发现是一笔现金存款弄错。原本存款4000元,录入系统时疏忽为入账40000元。查到存款原始单据,一般账户原本可以直接修改更正,但因这个存款账户被法院冻结,故向法院寻求帮助。

经核实,该账户户主为聂某,该笔存款也是以聂某的名义存入。经与聂某联系,聂某却说他没有存过这笔款。但聂某称这笔钱可能是袁某,也就是起诉他的申请人存的。经过核实,存款果然是袁某存的。问他为什么会给被执行人账户里存钱,他说存款的前一天,聂某说法院冻结了银行账户,现在生病了又没有生活费,想再借一万元急用。袁某没有思考,当即给聂某银行账户存入4000元,还通过银行账户转了6000元。

诚信官司

老汉主动坐上被告席

老袁今年65岁,而老聂已是73岁高龄。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的一天,老袁陪同一个亲戚到老聂所在的盘江镇办事。天黑了,老袁四处寻找能投宿的旅社时遇到老聂,热心的老聂让他们到自己家住下,两人从此认识并经常走动,成为像亲人一样的朋友。

2007年至2011年间,老聂的妻子患重病,先后三次向老袁借款,老袁背着家人将自己攒下的“私房钱”全部借给老聂,甚至在老聂实在急需用钱时贷款来借给老聂,先后借出九万元。

2017年,老聂考虑到自己年事已高,身体不好,加之没有完全偿还借款的能力,遂与老袁商量,让老袁向法院主张该笔借款,以防自己如有任何不测,也对老袁有个交代。当年1月,经法院审理,判决老聂偿还老袁借款本金90000元及利息16860元。判决生效后,老袁依法申请执行。

艰难还债只为信守诺言

该案执行中,虽然老聂一直很配合执行,但因其经济能力有限,其子女也不帮助偿债,案件一直未能得到全案执行。 为了还账,老聂杵着拐杖至今还独自耕种着5亩土地,他说别人只种一茬玉米,他要种两茬,还套种辣椒、瓜和魔芋。

老聂的辛苦老袁一直看在眼里,他也积极帮助老聂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今年,老聂卖粮食等作物获款40000元,原本要将这钱取出还给老袁,却因子女将其身份证藏起来不能取款,加上法院已经冻结了其存款账户导致还款无果。不料天有不测风云,老聂近期因股骨头坏死病发,没有医疗费和生活费,他又给老袁打了一个电话,希望老袁能暂时借给他10000元看病和生活。老袁接到电话,二话不说就凑钱通过存款和转账的方式向老聂借款。

执行法官得知老聂的子女扣留其身份证的情况后,采取多种方式与其子女取得联系,严厉批评了他们的做法,督促他们将身份证及时交还给老聂,于是传出了本文开头一幕。

笔者手记:

执行,法院工作的一部分,也是最能看到人情冷暖的工作。执行法官看过太多因金钱、利益导致亲友反目、恶语相加甚至拳脚相对的场面。然而,老袁与老聂在四十多年前的一次邂逅,一次友善的帮助,让二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在老聂需要帮助时,老袁倾其所有伸出援手;而老聂虽已过古稀之年,为了偿还这笔借款,仍然自强不息、辛苦劳作,只为他所说的“还完了钱,我就放心了。”试问至今还在四处逃避执行的那些失信被执行人:比困难,你们能有年老又身患疾病的老聂困难吗?比辛苦,你们能有一位老人杵着拐杖耕种五亩地辛苦吗?比自在,你们能有“无债一身轻”的自在吗?

七旬老人艰难偿债只为信守承诺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