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WK4版:市井 上一版3
 
版面导航

第ZK1版
主流媒体 权威报道

第ZK2版
要闻

第ZK3版
要闻
 
标题导航
返回首页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9年11月8日 星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饥饿
雨凡

饥饿,是一种生理反应。只有经历过饥饿的人,才会有深刻的体会。

小时候,我总感觉饿。满满一大锅小麦糊,被一家七口人瓜分,摊到人头上,也只有两碗。麦糊很稀,轻轻吹口气,碗里立即涌起波澜。两碗喝下去,肚子里依然空落落的,于是伸出舌头,将碗底舔得一干二净。

那时感觉自己肚子特别大,特别能吃。在寄宿制山村中学读书时,我曾跟同学打赌。那位同学打来一斤米粥,有半脸盆,放在我面前。我端起脸盆,滋溜滋溜地喝起来。喘了几口气,半脸盆米粥就下了肚。那位同学干瞪眼,认赌服输。

对饥饿印象最深的,是十岁那年初夏,上山采草药。天刚亮,我和村子里的几个小伙伴结队上山,采挖一种叫桔梗的中药材。我在高山上一边寻找一边采挖,一抬头,不见了同伴,放声大喊,没人回应。我知道,我已经掉队走散,而太阳已经爬上头顶,加上肚子有些饿,只好提着大半篮桔梗往回赶。

回家的路需要翻过两座山。在爬最后一座山时,双腿像灌了铅似的,越来越沉重;肚子饿得咕咕叫,感觉前胸已经贴着后背,而眼前好像还有无数只黑黑的飞虫不断飞舞。忽然一个趔趄,我跌倒了,黑暗立即围了过来。

好像是夜晚吧,天上似乎还有星星在闪烁。真舒服,真安静,好累啊,我得好好睡一会……不知过了多久,隐约听到有人喊,还有人拉住我的手,我感觉黑暗渐渐消失,阳光又围拢过来。睁开眼,发现是走散的小伙伴,他正蹲下身扶我。原来,我饿得发慌,晕倒在山坡上,幸亏有灌木丛阻挡,才没有滚下山坡。

那次饿晕的体验,让我明白,人是铁,饭是钢,果腹的食粮,万万少不得。

长大后,我离开了故乡,在沿江的一个小县城谋职定居。此时改革开放已有六七年,吃不愁穿不愁,饥饿感渐渐消失。特别是近些年,尽管饭量有所减少,但依然感觉不到饿。我知道,饥饿感的消失,源于生活水平的提高和饮食结构的调整,肚子里油水增多。有些人因为营养摄入过量,患上了三高,肥胖的人反过来需要上健身房去运动减肥了。

肚子不再饿了,然而我却感受到另一种饥饿。

上班下班,两点一线。八小时之外,我不会打牌,不会泡网,不会呼朋引伴推杯换盏,待在家里,总感觉缺点什么。精神的空缺也是一种饥饿,总得找点什么来充饥。从小喜欢文字的我,很快与书籍为友,与文字结缘。二十多年来,我坚持每年自费订阅几份报纸杂志,隔三岔五去书店淘书,报纸副刊剪报粘贴了好几本。

睡前读一篇文章,是我多年的习惯,无论炎夏与寒冬,无论出差与在家。晚上要是没有读书,总觉得有一件事没有完成,连觉也睡不踏实。几次出差住旅馆,我都在旅行包里装一本书。有一次去浙江横店,包里的书被同事借了去,临睡前总觉得心里空荡荡的,在房间里走动了几个来回,直至在抽屉里找到一本介绍当地旅游景点的宣传册,犹如“饥饿的人扑在面包上”,立即捧在手上啃起来,躺在床上翻读至深夜,才安然入眠。书籍和文字,是一种精神食粮,它填充了我内心的空白,也消解了我精神上的饥饿。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