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WK3版:影像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ZK1版
主流媒体 权威报道

第ZK2版
要闻

第ZK3版
热评冷说
 
标题导航
返回首页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20年5月22日 星期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初夏情思

时光飞逝,转眼已到立夏节气,随着气温上升,已能感受到初夏的微热。

夏日居家避暑,读书是很好的选择。书分经史子集,是为四部;时有春夏秋冬,是为四季。古人讲究读书的时机,哪个季节适合读什么有讲究,故有“冬日读经,夏日读史”的说法。傅雷先生对此有一番浪漫的解释:“夏日头脑昏沉,不易对付抽象而艰深的理论,非离开现实较远,带些故事性的读物就难于接受。而历史,究其实也是一部伟大的冒险小说。”

书读累了,适宜小憩片刻。夏日午后的小憩谁能拒绝,宋人杨万里不但不拒绝,反而在睡醒之后作出一首动人的诗:梅子留酸软齿牙,芭蕉分绿与窗纱。日长睡起无情思,闲看儿童捉柳花。此诗名曰《闲居初夏午睡起》。午睡醒来,口中还能感受到梅子的酸味,以“软”来形容酸味导致的咀嚼乏力感颇为传神,其实何止是牙齿软了,夏日长睡之后身体也是软的。举目望去,窗外的芭蕉绿意盎然,将窗纱也染绿了,一个“分”字让芭蕉活了起来,仿佛这绿色是芭蕉主动分给窗纱的。夏日长睡醒后,难免仍感昏沉,对于外界事物的关注并不会有意选择,这大概就是“无情思”,而恰在此时,三两儿童捕捉柳花,映入了诗人的眼帘。儿童的嬉闹声无意打破夏日的宁静,反倒衬托出了夏日的宁静。

司马光夏日闲居家中却不是“无情思”,请看他寓居洛阳时所写的《居洛初夏作》:四月清和雨乍晴,南山当户转分明。更无柳絮因风起,唯有葵花向日倾。

农历四月正当初夏,夏天的雨说下就下,说停就停,像小孩的脸一样,“雨乍晴”这三字正反映了这一点。诗人在洛阳闲居的小园称为独乐园,我们不妨想象,诗人在室内透过窗户观察对面的南山,天气由雨转晴,山色也由暗转明。接下来的两句最可玩味,雨过天晴,无风的夏日,柳絮也飘不起来了,天上的阳光更显灿烂,地下的葵花更向阳。表面上是写景,实则抒发了自己的情怀,柳絮无根,随风飘扬,恰如趋炎附势、心无定力之徒,他们终日忙碌,为一己之私奔竞,而另有一群人,如葵花向阳,始终坚守自己的信念,甘于平淡乃至苦涩的生活。司马光闲居洛阳十五年,因官场失意而闲居,在闲居中有所作为,在独乐园中,他与自己的好友共同编纂《资治通鉴》,成就了一部伟大的通史著作,其影响至于今日。

夏日的诗,常是闲适的,田园生活之美让人羡慕不已,而于诗中所表达的情思,抑或是“无情思”,也让人回味不已。 本报综合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