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WK4版:珠江源 上一版3
 
版面导航

第ZK1版
主流媒体 权威报道

第ZK2版
要闻

第ZK3版
辉煌十三五
 
标题导航
返回首页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20年9月16日 星期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米粒传递的乡情
符纯荣

前年国庆期间,好友去江西宜春探亲,在一个名叫峰顶山的地方给我打来电话,将那里的美景给我好好描述了一番。他说,峰顶山有好几万公顷竹海,风一吹,满山翠竹就像波浪一样跌宕起伏。人在林中走,宛如画中游,实在是人生一大享受。好友的绘声绘色,令事务缠身未能出行的我好生羡慕。

我对他说,不要以这种方式打击我了,有什么礼物带点回来。他嘿嘿一笑,说早准备好啦。国庆假期很快结束,好友平安归来,我们这伙人也顺利收到他从几千里外捎带回来的礼物——一袋新上市的竹溪生态大米。老实说,第一眼看见“竹溪生态大米”,我就颇有好感,当天中午就用上了它。一顿香喷喷的竹溪米饭,几杯火辣辣的高粱白酒,生动地诠释了真挚的友情。

上网查阅到一些资料:竹溪大米种植于无污染的竹林溪水间。海拔一千多米的峰顶山拥有数万公顷蜿蜒茂密的竹林,林间泉水潺潺,灌溉着山腰的几千亩稻田。竹林泉水属弱碱性水质,含有多种对人体有益的矿物质和微量元素,有利于人体健康长寿和改善肠道消化功能。加之引进优良水稻品种,使用农家肥料栽种,是纯天然的绿色粮食。

连日来,吃着喷香的竹溪大米饭,想起山里的老家,回到那些虽然贫穷却充满温情的年月……

我的老家在大巴山里,虽然比不上峰顶山数万公顷竹林的磅礴气势,但茂密的竹影同样随处可见。山里阳光充足,土质肥沃,泉水潺潺,也是大米的出产地。老家与峰顶山相比,许多方面都很相似,只是这些年村里的年轻人大多外出,留下来的人,老的老,小的小,曾经春种秋收、生机勃勃的沃土,大多荒草萋萋,给人一种无尽的失落和惆怅。

记忆中的一年初秋,饱满的稻子纷纷低垂着头,一片成熟的气息在山野萦绕,预示着丰收到来。然而,就在人们仰头看天准备开镰时,山那边轰隆隆地打了几声响雷,大雨在人们最担心的时刻下起来,仿佛一支支利箭一样,将人们渺小而脆弱的希望狠狠射穿。就这样,雨一直下,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母亲望着天空,双手合十,祈祷说:“天老爷,莫下了哦,再下的话,我们的金米饭就泡汤了……”金米饭,就是我们日常所吃的白米饭,只不过是要刚刚收割且第一顿吃到的新米才能叫金米。在乡下,每逢一季水稻收割时,人们会郑重其事地吃上一顿金米饭,虽不是什么节日,却同样庄严而热闹。这不只是人们在庄稼丰收后的一次尝新,更是农人对辛劳一季的总结和回味。值得一提的是,近年国家专门举办了农民丰收节,也是出于对土地、对农人劳作精神的一种推崇吧。

在我的老家罐子坪,由于山里阳光充足,气候温润,加上小溪多,水源足,稻子生长有了充分保障,丰收便成为顺理成章的事情。于是,每逢金秋时节,一塆塆黄灿灿的梯田便散发出醉人的秋韵,随处可见的劳动场景也成为一种风景。但那一年的气候一直不好。秧苗移栽,正是需要雨水灌溉的时候,却一个多月不下雨。人们想尽千方百计,又是引溪水,又是放堰塘的水,又是抽河水,就连村里供给人畜饮用的两口水井也挤满了引水的水管。费尽好大一番周折,总算把秧苗移栽完了。或许是体会到人们所付出的艰辛吧,梁上、塆里的水稻一直都很努力地生长着,那茁壮成长的禾苗,令人高兴不已。然而,到了秋收时节,就在人们挽好衣袖磨亮镰刀准备收割之时,一场大雨却不合时宜地猛然袭来。整整好几天,雨水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在成长的过程中,那些意志坚强的谷穗可以忍受烈日暴晒,可以经历风吹雨打,却在因成熟而低头的秋天变得不堪一击。一场雨水,可以将饱满的谷粒轻易打落,然后在泥水中浸泡,很快生长出嫩芽。这样,农人倾注了一年心血汗水的希望与梦想,一下子就变得支离破碎。

后来,父母来城里看我,像往常一样,他们捎带了一些自家地里种植的蔬菜。母亲一边从背篓里取东西,一边伤感地说:“今年庄稼收成不好,雨下个不停,村里的稻子受到很大损失,我们自家种出来的金米饭是很难吃到了……”但母亲又说,她会去收成相对好一些的人家买点新米,因为金米饭维系着人生运势,每年都要吃的。望着阴雨迷蒙的天空,望着父母被雨水淋湿的头发和满是焦虑的脸庞,我的心一阵隐痛,却又无言以对。

光阴如逝水,匆匆流过,不再回来。转眼间,母亲离开人世十四年,父亲虽然身体还算硬朗,但毕竟年过古稀,对于栽秧割谷这样的繁重农活,他已不再适合,也不被我们允许了。于是,从出生起每年都要吃的“金米饭”,便再也吃不出曾经的味道了。

感谢好友的真情厚谊。感谢香喷喷的竹溪生态大米,为我找回那一份缺失多年的亲情。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