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WK4版:珠江源 上一版3
 
版面导航

第ZK1版
主流媒体 权威报道

第ZK2版
要闻

第ZK3版
辉煌十三五
 
标题导航
返回首页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20年9月16日 星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不能忘却的记忆
纪洪平

那是一串串空白的日子,我仿佛走了很远,如一次远行。本以为不会再回来,可我已习惯重复。三月的黄昏被渐渐拉长了,多少年前一模一样的黄昏,需要一步一步踱过,诗情慢慢地暗下来。陈街旧巷的苍茫,天空幽幽的蓝,星星镶嵌在暮色中。没有晚钟,北方的残冬,隆隆自鸣。

典雅的图书馆大楼,屹立夜幕中,巍峨雄伟。二楼窗户里的日光灯,永不褪色地亮着。听说过不了多久,图书馆将迁往别的地方。我猛然发现自己的记忆深处,有那么多旧杂志、旧画报。我匆匆上楼、环顾,看不见窗外的唐槭树怎样枯黄,陈旧的有轨电车,晃晃荡荡从岁月中驶进驶出;大街很宽,许许多多的幻想曾奔跑、跳跃,如今我疲惫地归来。

伏在黑漆漆光滑的大书架上,看对面的女孩儿害羞地翻阅着青春的秘密。我的心总是一阵潮涌,顿失苍穹下、群楼之巅,身心犹如一炷禅释的香,悠悠荡开……

图书馆大门前的石阶,托起多少人的双足,进入另一个世界。我一直跑上跑下,穿着厚厚的棉袄,沿着水泥台阶滑进长长的冬天。看大人们挺着胸出出进进,别提有多羡慕了。后来刚上中学,我就开始猫腰缩颈往大门里钻了。瞒过看大门的老头儿是件很不容易的事,常常由熟人领进去,站在一片又一片花花绿绿的杂志柜前,真是惊喜若狂。

对面的科技阅览室,总有那些戴眼镜的人,静静守卫着千古不变的定律。我不知出于对理工科的畏惧,还是与生俱来的羞怯,总不敢向那边多瞅几眼,便匆匆跑下楼。如今,读电大的年轻人,不甘忍受寂寞千年的话题,纷纷私语窃笑,我懊悔多年前为何没坐在那里。图书馆将被搬走了,我记忆中的那些旧杂志、旧画报很沉很沉地压在发黄的岁月里。我从不怀疑这座宏伟大楼内的知识为我的灵魂所建造的殿堂。站在大门石阶上,仿佛站在陈子昂的幽州台,我领略八面来风。许多日子搬回来了,我像是趴在黑亮光滑的大书桌上睡了一觉。虽说曾有一个个愁苦的心境,但一直恍若徜徉在书海中,体验着似乎早就体验过的一切。于是,伤口也像花儿一样开放。

从图书馆回家,这是一个认识世界的过程。我坐在台灯下,冥想久远的事情。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