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WK4版:珠江源 上一版3
 
版面导航

第ZK1版
主流媒体 权威报道

第ZK2版
要闻

第ZK3版
专题·热评冷说
 
标题导航
返回首页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20年11月20日 星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奖 状
邓云富

记得小时候,家是一间土木结构的老瓦房、地上坑坑洼洼的、楼板已被烟熏黑,里面光线很暗,屋里没有一样像样的家具,与我所见过的大多数贫困家庭一样简陋,有的只是几件生活必需的破旧桌、柜、凳、床,但我清楚地记得家里有一件在别人家看不到的东西——奖状。

奖状贴在最显眼的墙上,大概有十几张,大小式样,各不相同,父亲千方百计地找来几张皱巴巴的旧塑料纸,用小钉子钉在上面,将它们蒙住。每天一起床,父亲都会虔诚地在奖状前注视一会儿,然后用自制的鸡毛掸子小心翼翼地扫扫塑料纸上的灰尘,才去做事。要是奖状出现什么情况,不管是因为我们好奇还是羡慕,有意或是无意,总少不了一顿暴风骤雨般的说教。我几次问过父亲,那是什么,从父亲口中,我隐约地知道了那都是公社或者大队发的,有什么抗洪抢险标兵、学毛选积极分子、优秀民兵排长……最让我记忆犹新的是每一次提到它,父亲就像打开了一个巨大的话匣子,言语顿时变得丰富起来,说着说着,也偶尔会停下来,仿佛在回味,脸上洋溢着无法掩饰的满满的幸福,一反平日的沉默寡言。不知是因为害怕父亲的责骂,还是时间长了不再好奇抑或是习惯了父亲的执着。从此,我们再也不去动它们了,同时从心底萌生了一个愿望:我也要拿奖——像父亲一样。

这个愿望在我幼小的心底顽强地生根发芽,慢慢成了一个信念。上学时,我知道只有学习好才能拿奖状。小学一年级第一次受到老师表扬,虽然只是口头表扬,我也是激动得一夜睡不着,仿佛已经拿到了那个梦寐以求的奖状,直到小学四年级第一次被评为学校的“三好学生”,我几乎是稀里糊涂、跌跌撞撞地完成领奖。回家后,我没有把奖状拿给别人分享或炫耀,生怕别人把它抢走或是弄坏,而是悄悄把它藏进箱底,没人的时候,偷偷翻出来自我陶醉一番,毕竟这是我的“第一桶金”啊!我非常享受这种感觉,也非常期待还能再次体验这种感觉的到来。后来,初中一年级时领到奖学金,中师一年级时发表作品,工作第一年获得论文奖,我拿到的奖状也越来越多,获奖的级别越来越高,拿奖的感觉再也没有当初那样强烈,但我仍然很在乎这种感觉,哪怕只是淡淡的一点点,也觉得很体面。

除了奖状本身,我越来越感受到的是奖状背后付出的辛劳和努力,我渐渐地体会到了父亲为何对奖状那么爱惜,因为它简直可以称得上是父亲的人生标签,那里凝聚了他的忠诚、他的汗水、他的鲜血,记载了他拼搏的足迹,这足迹很深、很长……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