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WK4版:校园 上一版3
 
版面导航

第ZK1版
主流媒体 权威报道

第ZK2版
要闻

第ZK3版
教体导刊
 
标题导航
返回首页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21年1月13日 星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咸咸的糖葫芦
宣威市第一中学 范佳辰

眼泪大滴大滴地滚落,天空虽挂着太阳,却是一片阴冷。人们常道,冬日有最暖的太阳,可在教室里的我,仍紧闭双眼,不断有手在我的脊背上抚摸,不同的声音都在说着安慰的话语,我却不管,任由滚烫的泪珠浸湿双袖。我知道我的样子很狼狈,课间十分钟,时光在悄然滑走,直到上课,通红的眼眸才重新望向黑板。

眼泪仍在不争气地掉下来,掉到嘴边,不经意一歪头,它便滑进了口中,咸咸的。我不是第一次“吃”眼泪,早在吃那串糖葫芦时,我就“吃”到了眼泪。

记得那天,我哭了,出了教室,出了校门,眼泪还在掉,抬头望见父亲,委屈地一头撞进他怀里,像迷失很久的小鹿,在孤寂的森林里,密不透风的小空间,突然有了一丝光亮,便不自觉地去拥抱。在父亲的怀里,内心的最后一道防线终于冲破,我号啕大哭,所有的委屈在这一刻汇聚成洪水,冲垮了稚嫩的心,不知道哭了多久,只隐约记着,泪水将父亲天蓝色的衣衫染成了深色,像天空中的一片乌云。

父亲关切地问我,我只是一个劲地摇头,旁边有卖糖葫芦的人,好像看了我们许久,摘下一根糖葫芦递过来,我看着糖葫芦,晶莹剔透,却又像五团大火球,直直映入我眼中,父亲见我盯着,买下了,递到我嘴边,我轻轻咬入口中,眼泪也滚了进去,那第一口糖葫芦,夹杂着泪水,竟是咸咸的。

那是我第一次“吃”泪水,也是第一次吃糖葫芦。

有了第一口,整串糖葫芦都被我吃得精光,只剩一根棍子,上面还孤零零地挂着红色的糖,吃完了,委屈不知是消失了,还是被藏进了心底。

入夜,深邃的夜晚中,只有窗子还透进微弱的月光。很多人说,夜越漆黑,思考得越多。我也如此,白天的情绪再度涌入心底,原来它并没有消失,双眼一热,泪水再度涌入眼眶。我挪到月光照射的地方,不知为何,蜷缩起了身体,努力地把自己禁锢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埋着头,心里没由来地慌乱,那歇斯底里的情感再次冲垮脆弱的心墙,在严丝合缝的心里,一次又一次,掀起惊涛骇浪,冲刷着,那佩戴着无形枷锁的心。

泪水在床单上晕染开了,花朵一片又一片落在月光下,不知何时,我已沉沉睡去,梦里,又是那串糖葫芦。咬下去时,不知是什么落进了口中,冰凉冰凉的,还带有一股咸味,梦中的糖葫芦,吃出的,也是咸味。

后来,这份感情随着时间再次沉淀入心底,那一夜的哭泣,让我对这份委屈多了些许自责,之后,它尘封在心的最深处,直至后来,才揭开。

从那以后,我没再发了疯一样地哭,糖葫芦却成了放学的必需品,父亲总是买给我,一串又一串,甜得让人忘了烦恼、忘了时光。他们有了咸味,逐渐鲜活起来,总是出现在我的梦里。

几年后,父亲带我去了北京,真正让我尝到了正宗的糖葫芦味儿。如蜜一样甜,直淌到人心底,我愈发喜爱它了。

一个又一个“火球”,一把又一把竹签,童年就这么被“吃”完了。

长大以后,怀念它的味道,便自己做,因没有应季节,山楂没买到,便用了其他的水果,成品出炉,远没有以前震撼,五颜六色,不似火,直烧到我心底,心里有些失落。

上了初中,就是和“学习委员”这一头衔过不去,从小学当到了初中,遇到了自己喜欢的老师,当上了他的课代表。很久都没吃到咸咸的糖葫芦了。

直到那一日,泪水流进了嘴里,咸咸的,因为课代表的责任,我又“吃”到眼泪,闭眼时,脑海中是第一次的那串糖葫芦。

闭上眼,咂咂嘴,眼泪,变成了咸咸的糖葫芦……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