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WK4版:校园 上一版3
 
版面导航

第ZK1版
主流媒体 权威报道

第ZK2版
要闻

第ZK3版
时政新闻
 
标题导航
返回首页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21年4月8日 星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童年的伙伴小雪
曲靖二中 杨舒悦

秋雨打湿落叶的日子,我和父亲回到久别的故乡。

秋雨敲打着车窗,重重山峦中红土地上一条银白色的路缓缓伸向远方。漫山遍野齐膝高的银杏树苗迎风飒飒,我在一排沙沙作响的银杏大道上抬起头,参天的古树傲然矗立,让我油然而生一种乡情。从前通往故乡的路,布满荆棘。过去不过是翻越一座山的距离,要走一个多小时,那时的车窗外,只有遮天蔽日的松林和布满尖刺的藤条。而今阳光灿烂的银杏大道上,我露出了微笑。

打开车门,雨后温润潮湿的气息洗涤了我多日来的不安。碎石陷入泥泞铺成的小径掩映在一丛葳蕤中,老屋后已苍老的苹果树零星挂着几片枯叶,仿佛不是初秋,而是深秋了。

记得童年时奶奶总是在树下放一个藤条编织的箩筐,里面满是青涩可人或歪歪扭扭的苹果,虽是斑斑点点青色的皮,一口酸甜的味道却蔓延到心底。奶奶在一枝杆上拴了一架秋千,它迎着温暖的阳光,载着我的欢声笑语荡向远方。

邻居小雪家原本低矮的平房也变成三层楼房,儿时,她拉着我漫山遍野地奔跑,教我什么叫“跳房子”,教我认哪个是蛇果……我也渐渐能分清很多东西。

每天太阳西斜时,她会拉我坐到老屋高高的门槛上,给我讲许多古怪的事。有时候她会睁着黑葡萄似的眼睛,问我城里怎么样?我会同她讲看不见蓝天的高楼大厦,令人窒息的雾霾和永不消停的汽车轰鸣。她常常看到天边最后一抹云霞落下去了,才偏过头问我:“我以后可以到城里去找你吗?”我用力地点了点头。

可多年后的今天,我也没有等到她。今天,我一个人坐在老屋腐蚀不堪的门槛上,看到她母亲——一个体态丰满的妇人,为了几块钱同村头的小花家阿婆吵个不休。

我记得从前她的身子远不像这般笨重,她总是笑眯眯地问我,然后变戏法般地递给我一颗水果糖。她待人和气,她同奶奶讲话洋溢着温暖的语调,至今回荡在耳边。

我飞奔过去,有些尴尬地笑着说:“孃嬢,小雪在吗?”

她用深邃的目光打量了我一下,顿时号啕大哭,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喊着:“我的儿啊,你咋就这么去了呢,你的好朋友来找你了!”突然瘫坐在地上。我惊愕万分,像是闯下了什么大祸。奶奶赶忙将我拉过去,小声对我说:“莫要说,莫要说,小雪不久前死了。”我突然觉得一桶冷水从头顶浇下来,许久才回过神来。好好的人,怎么就死了呢?奶奶说都是因为父母太大意,得了阑尾炎没及时去医院,穿孔了,硬生生把命给夺去了。

小雪的妈妈被奶奶拉进屋,深一句浅一句地劝着,不一会儿她的哭声小了些,只是呜呜地抽泣着。

老屋的木门被风一吹“吱呀”一声响,我坐在门槛上,望着远方滴血的夕阳,往日的情景又浮现在眼前。

返程的时候,我静静地坐在车里,窗外的苹果树,身旁飞速掠过的草木,仿佛一去不复返了。一切都已远去,唯有小雪的笑脸停留在记忆深处。银杏大道的尽头,我看到小雪正一步步向我走来。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