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WK4版:市井 上一版3
 
版面导航

第ZK1版
主流媒体 权威报道

第ZK2版
要闻

第ZK3版
教体导刊
 
标题导航
返回首页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22年4月27日 星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小菜园记
江俊涛

我曾有一个愿望,闲暇时伺候一片小小的菜园。

是的,我曾有一个愿望,在家的附近经营一片小小的菜园,不求收获多少,只为吃几口放心蔬菜,过几天闲散日子。我将这种生活称为“小闲水平”。然而,由于整天为生计奔波,加上小区周边早已没有空地可以利用,这个愿望终究未能实现。

后来我发现,有此愿望的不止我一人,好几个朋友都渴望过上这样的生活——拥有一个不大的院子,耕耘一片小小的菜园,忙时写作,闲时种菜,偶尔小酌几杯,便是快意人生。只可惜呀,因为放不下太多牵挂,至今都未能实现。

于是乎,拥有一片小菜园便成了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去年夏天的一个傍晚,我去郊外看望朋友韦兄,他是个书法家,因厌倦市区的喧闹,去年搬到一个偏僻的小镇去了。到他家门口时,此兄正欲出门,头顶草帽,肩搭毛巾,还扛着一捆竹竿。

看到韦兄这身打扮多像农夫,忙问:“干啥去?”

“去菜园。”

我的天,他怎么会有菜园?难道他提前步入“小闲水平”了?见我不信,韦兄呵呵一乐:“信不信由你,若有兴趣一同前往如何?”随后转身吩咐老婆,炒菜,备酒。

我惊讶地说:“我和你去。”

走在去菜园的路上,韦兄告诉我,小区附近有一片空地,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他跟几家住户商量,开垦种菜,于是便花几个小钱租下来。经过一番艰苦劳作,磨破十个血泡,断了两把锄柄,终于从砖瓦堆中挖出两分薄地。接下来便是平地、整墒、开沟,使出了少年时学会的全部手艺,接通自来水,然后买来大蒜和葱,种上第一季的蔬菜。

韦兄说:“已经收获了,等会儿请你尝尝。”

来到菜园一看,嗬,面积还不小,一块块一条条,阡陌交错,绿肥红瘦。几个人正在弯腰施肥,偶尔交流几句种菜心得。一阵晚风拂过,菜花香扑面而来,当然还有猪粪的气味。

韦兄的菜地在中间,我们小心地踩着田埂走,生怕误伤了菜苗。韦兄说他今年种的有西红柿、黄瓜、豆角、茄子、苦瓜、青椒、空心菜等,基本可以自给自足了。他甩手一指说:“瞧,它们正等我检阅呢!”

韦兄给我分配了任务,给豆角和西红柿搭架子,“给它们找个依靠,不然它们把握不住自己。”韦兄笑着说。这活儿我小时候经常干,雕虫小技而已。我在每棵豆角秧和西红柿苗周围插上三根竹竿并绑在一起,既牢固又好看,就像为它们撑起了腰。

韦兄很满意,夸奖之后又给我提出一个古怪的问题:“你知道豆角的藤是从哪个方向往上攀绕的吗?”我说从哪个方向攀绕不都一样吗?他说:“不,它们也有自己的规律,从右向左绕,从不乱套,就像地球围绕太阳公转一样。”他一边说一边把我绕错的纠正过来。

我问他怎么知道的,他说是多年观察的结果,并说种菜得搞清菜的生长规律,这样才能种好。鬼知道他是不是在骗人?过一会儿,他又说:“据说现在在太空中培育出的西红柿有冬瓜那么大。”这个消息我也早有所闻,但这种西红柿吃起来是否还有西红柿的味道?就像现在使用激素和化肥种的黄瓜一样,没了过去那种黄瓜的味道。

韦兄浇完地后提一桶水冲脚,随口说:“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我立刻想到了吴伯箫的《菜园小记》。吴老在这篇文章中,描摹出一幅美好的田园风光,在我少年的心中留下十分深刻的印象,所以我一直渴望拥有自己的一片菜园,拥有自己的田园风光。

可惜这样的田园风光,离我离生活在城里的人越来越远了,远了的还有泥土的芬芳、蛐蛐的欢唱、自然的花香。个中原因,我想,除了时光流逝、沧海桑田,还有就是太多的高楼大厦挤占了城市的土地,也挤占了我们心灵的空间。因此我很羡慕韦兄,还能拥有一片小小的菜园。韦兄却皱着眉头说:“别高兴得太早,我已听到推土机的声音了。”

晚饭时,韦兄的夫人特意为我炒了一盘蒜薹,问味道如何?我说:“今天能吃到你们种的菜,三生有幸!”韦兄大笑。我却一脸认真地说:“在钢筋水泥的包围中拥有一片小小的菜园,尽管是暂时的,仍是一种幸福;在物欲横流的时代,依然向往着一片小小的菜园,也是一种幸福。”

韦兄听了,立即起身为我写了几个字:小菜园,大梦想。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