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WK4版:悦读 上一版3
 
版面导航

第ZK1版
主流媒体 权威报道

第ZK2版
要闻

第ZK3版
热评冷说·广告
 
标题导航
返回首页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22年6月24日 星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经验写作的探索和思辨
——浅析涂拥诗歌创作
李浔

人到中年的涂拥,曾停笔多年,近年重新开始诗歌创作,他的诗歌以形象丰富的细节描写衬托思辨式的理性诗意,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有较强的辨识度。本文将对涂拥近期诗歌的“经验写作”进行分析。

人到中年的诗人,往往会出现两种不同现象,一种是由于过多的“顾虑”,他们的作品在缺少“锐气”的同时,会出现平庸的“圆滑”感。而另一种真正成熟的诗人则会以严谨与克制的态度, 体现中年写作的“经验”。涂拥就是一位充分利用“经验”写作的诗人。

经验能让诗获得更多的共鸣

一个优秀的诗人,一定是一个时代的记录者与思想者。现实生活是一切文学的基础,现实生活的作品也会让读者有更多的共鸣。涂拥是典型的批判现实主义诗人,他的诗在内容上大部分都是以“小人物”的悲剧命运和对社会现实的强烈批判,反映了当下社会的许多热点与难点。他身上有着中国知识分子惯有的入世良知,故他的诗是觉醒的、尴尬的、疼痛的。首先来看一首他的《所见》:“来这个亚欧交界的国家六天了/没有遇到半点战乱/我既庆幸又有点遗憾/第七日,游览一个石头中的圣地/传说许多大师/都曾在此诵经传教/终于看见有荷枪实弹的军人/在维护世界和平/我爬上高高山冈/顺着冲锋枪口望过去/对面悬崖峭壁上,有一幅画/上帝在微笑”

这是一首写关于理想在现实中消逝的这一过程的诗,体现了作者在写作中的捕捉能力、表达能力。诗无定法,能激活读者的想象,产生共鸣,这是一首成功的诗。尤其是在大家熟视无暏的老题材中挖掘出新意,使人共鸣的诗更是难得。

读涂拥的诗,可以发现他在创作中正视丑恶现象,注重细节的刻画,发现丑恶、认识丑恶、表现丑恶,并通过典型化的手段揭示生活的真理,以此来反证他对真、善、美的渴望。他的《术后》《钉》《有话不能好好说》《扑腾》《生死》《我的监狱》等诗,都是如此。

“有一个人,在你不注意时/突然掏出食指与拇指/瞄准你,砰,砰砰……/你恼怒地大吼一声/他后退两步,又继续抬起手臂/嘴中仍然:砰,砰砰……/你假装上前一大步/他就真的后退两步/真的只像是游戏/直到黑夜完全将他吞噬/才肯放下枪/后来有人说,那是一个疯子/不过手枪瞄得真准”《瞄准!砰,砰砰……》这是一首超现实主义的诗,诗人的心情,通过塑造几个用手向你开枪的场景,来表达人与人之间的猜疑与仇视。

用朴素的语言表达奇特的想象

集中读了涂拥的组诗《装订失去的记忆》,时刻感受到他对日常生活独到的感悟,他的诗因形象生动的细节而鲜活。这是中年诗人用“经验”写作的优势,这种接地气的经验,也很容易使读者从中获得新鲜感之后,还能产生共鸣感。先来看一首有涂拥特色的诗《有话不能好好说》:“我多了一根软骨,在喉咙处/无法说出硬话/一根鱼刺卡在那儿,似乎有意/让我一生受伤/其实每个人都有过灯红酒绿/都在喉咙上下/摆放刀枪,甚至搅动长江涨潮/不谙水性的我/碰了软钉子,仍不上岸/反而长期收藏,结果一说话就疼/一说话,就连自己都感到异样”

这是一首典型的自况诗。诗歌的表达方式单刀直入,简单明了,没有花哨的语言与结构,像一段对兄弟倾诉的心里话,读来能让人立即进入诗中的场景,跟随诗句感受到作者的立意与诗意。诗中用“一根软骨”和“一根鱼刺”两个意象,用“软”与“硬”两种心情表达了不能好好说话进退两难的处境。

当今诗坛有相当一部分诗歌写作者重视叙事,这其中有两种诗人,一种是反意象的口语诗人,叙事一直是他们最明显的特征之一。另一种是重视叙事的诗人,是善用意象、喜欢隐喻的诗人。这些诗人大部分是“经验写作”的探索者,他们的诗都带有个人经验色彩。从涂拥的诗中可以看出,他是属于后者。

他的诗在面对现实时,表达上有自己独特的一面,用最朴素的语言来表达奇特的想象。诗的结构是随笔写作式的,在他的这些“随笔式”诗歌中,诗歌在内容的表达上惯用叙事、议论为主,在这些诗中或叙事、或议论、或抒情,甚至穿插对话等,从中看出写作者夹叙夹论的个性化写作特色。

极具表现力的经验化意象

用词与意象的“精准”直接关系到整首诗内容的精准表达,涂拥在这方面是充分利用他的经验来表达的。先来读他的一首诗《扑腾》中的诗句:“一个下午,我都与鸟对峙/谁也说服不了谁/我也有过不撞南墙不死心的经历/头破血流,仍然头也不回/只是我还活在这里,看鸟儿/继续被玻璃折腾,继续感受/一些透明,只是用来加深误会”

诗中的我与鸟对峙的情节,隐喻了作者内心的矛盾心态。诗中所有描写鸟的词句,都适用在“我”的身上,这种借物抒情的方法很常见,关键是要有作者形象生动的细节描写和精准的表达能力,尤其是最后一句“一些透明,只是用来加深误会”,将诗推向让人再次思考的高潮。

他在《我的监狱》中是这样叙述“要建一座监狱,修在丘陵最高处/那儿人迹罕至/探监的只有飞鸟及白云/用我脸皮筑高墙/厚得过钢筋水泥/熬红的眼睛/可以铺成铁丝网/关押五脏六腑/让这些欲望的魑魅靠近阳光/变黑的心肠/单独关小号,接受清风教育/没有一条道路能通向监狱/除非自己动了手脚/最后我判自己无期徒刑/我死后,还要将这座监狱/无偿捐赠祖国”。诗中的我自囚在自己建的“监狱”里反省,这是一首自省诗。诗中的“用我脸皮筑高墙”“关押五脏六腑”“接受清风教育”等诗句,看似荒诞,实为发自内心的扪心自问。

叙事哲理诗是涂拥的诗歌特色,他的哲理诗都用形象生动的细节来衬托哲理。所以他的哲理诗读起来不仅形象生动,而且让人回味。尤其是他在思辨性极强的哲理诗中,用幽默的词句表达,这是一种挺好的尝试。

读涂拥的诗,可以感觉到他的诗歌有现实主义与理想主义两个层面相互融合的追求,他的诗视野开阔,各类题材都有深层的思考。特别是他捕捉到的现实主义题材,通过戏剧性的构思,又回到平民化的叙述,这种方法使他的诗有当下现实意义、有新鲜感结构或形式,用最朴素的语言,完成一首有在场感、有共鸣感的诗。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